博客: 文字游乐场

在飞机上冥想

(刊于香港《大公报》) 我坐在飞机上冥想。 过滤掉对一顿美味飞机餐的强烈渴望,过滤掉对于可以把座位放倒、把双腿伸直的无谓幻想,再过滤掉其它诸多不值一提的杂思碎念之后,我冥想的内容大致如下: ... ❯❯❯

快跑之城

几年前,当我手拖旅行箱走出机场,初次来到波麦迪瓦,眼前的景象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在这座高楼林立的都市里,我看见所有的人都在奔跑:无论是提着公文包的上班族,还是手推婴儿车的家庭主妇,甚至还有头发花白的老人——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在走路,所有人都在跑着。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这里正在进行一场全民马拉松比赛,或者一场战争刚刚爆发。然而,我早有耳闻,波麦迪瓦是一座快跑之城,这里的居民从不走路,只知快跑。... ❯❯❯

于是你幻想去旅行

你是地铁上的一个乘客。你在下午六点被散发着汗味和香水味的陌生人的身体挤压在车厢中央一个狭小的空隙里。你的两只手都够不到任何一只扶手吊环,于是你只好依靠双脚保持平衡。在你头顶上方空调正送出冷风,但你的后背却开始不断渗出汗珠。你的视线越过此起彼伏的头颅看见车窗外闪过一幅巨大的灯箱广告,画面上是一片宁静、碧蓝、似乎没有边际的海水。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这列地铁驶离此地,开往一处不知名的远方。它穿山越岭,走过许多陌生的城市。当车身终于停稳,你看见左侧的车窗里有一条平坦的海岸线,右侧的车门打开,海风扑面而来,你的眼前是一座几乎看不见人的海边小渔村。... ❯❯❯

欧洲(三)

124 匹诺曹在做梦。没人知道匹诺曹在做梦。从广场走过的人们看见一个木偶坐在路边拉手风琴,他们不知道这个木偶正在做梦。 住在广场附近的居民早已熟悉这个场景:一个木偶,独自坐在路边一张小凳上,拉着一把琴体已经发黑的手风琴,脚边丢着一顶旧礼帽,里面零零散散地撒着一些硬币、几张纸钞。他只拉六首曲子,总是同样的顺序。拉完之后从头再来,还是那六首曲子,还是同样的顺序。... ❯❯❯

欧洲(二)

304 “莫泊桑经常到埃菲尔铁塔上的餐厅用餐。他说,全巴黎只有在那里吃饭才用不着看到那座破塔。” 63 七名男子并排站在靠近14号登机口的洗手间里小便。 左起第一个男子穿着一身灰色西装。两分钟以前他身手熟练地摘下手表、脱掉皮鞋、除去皮带、掏出笔记本电脑、手机和钱夹,轻松地穿过安检入口。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发现:他的手机被不小心丢在安检传送带上。... ❯❯❯

欧洲(一)

23 火车站很小。推门进去,里面没几个人。既是售票处,也是候车室。拉着行李箱往前走几步,推开另一扇门,眼前就是月台了。空气很好,下午的阳光照着等候火车的人们。一只鸽子在1号站台上踱着碎步,忽然翅膀一扇,矮矮地飞起来,越过铁轨,又落到几米之外的2号站台上。 7 你可以在巴黎的街上追踪海明威当年的踪迹。你可以走进他住过的酒店,踱入他曾经坐过的咖啡馆。... ❯❯❯

鲇鱼在夜里游动

鲇鱼在夜里游动 (改自卡佛的诗《At Night the Salmon Move》) 鲇鱼在夜里游动 从维港上岸入城 避开尖沙咀的名牌店 PRADA、香奈儿、路易•威登 它们潜入深巷 游过重庆大厦潮湿的街灯 有人听见它们在清晨叩门 在楼梯上留下脚步声 为了等它们我们一夜未眠 窗子一直留着一条缝 我们在夜里小心聆听水花泼溅 清晨却来临于一片失望之中 附:卡佛原诗 At Night the Salmon Move Raymond Carver At night the salmon move out from the river and into town. They avoid places with names like... ❯❯❯

香港书展(文艺腔涂鸦)

他们有备而来。青衣、沙田、马鞍山、尖沙咀、将军澳——他们潜入地下、走进车门幽幽滑开然后幽幽关闭的铁皮车厢,或随人流踏上微微颤抖的甲板,看九龙岛的高楼变小、看香港岛的高楼变大,抑或在导游手中彩色旗帜的指引下,排队登上一辆空调大巴,下车、亮出港澳通行证、过关、重新回到空调大巴上,看窗外山野消失、天空变窄、人流变得如天气般粘稠。这个夏日,暴雨将至,黑色台风警报正在悄然生效。一只在湾仔上空漂浮的海鸥偶然低头,瞥见身体下方黑压压的几条人流正在向同一方向缓缓涌动。而潮湿的乌云此刻正在它的头顶上方积聚、游走,同样充满气势,同样充满方向感。它振翼向斜下方刺去,空气在颤动,Something... ❯❯❯

一篇关于弗吉尼亚•伍尔夫的未完成的小说

今年年初,我写了一篇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伍尔夫、海明威等作家所患的精神疾病的文章。那是一篇杂志约稿。起先,我想把那个稿子写成一篇三部分的小说,分别以三位作家为主人公,并且在叙事风格上模仿三位大师的文笔。可是这个野心勃勃的想法最终没有圆满实现,那篇文章最终还是写成了散文的形式(过些日子会贴出来)。... ❯❯❯

飞人(小说练习)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再做那个关于飞行的恶梦了,这让我感觉踏实了很多。但是那个梦,连同那些和那个梦有关的记忆偶尔还会不小心浮上心头,让我一愣,甚至一惊。这种情况下我总是努力不去想这件事,假装它并没有发生过。这就好像你有时会看见一个矮小的幽灵站在你房间的角落里盯着你,你知道它的存在,但你决定不去理它,你聚精会神,努力不往它那里看,于是过了一会儿,幽灵就会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