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我行我述

又在路上

我坐在位于法国西南部 S 小镇上的一家客栈里写这篇博客。据说客栈所在的这栋房子建于十四世纪,白天的时候,坐在阳台上可以看见小镇上一座座黑色尖顶的高大石头建筑,还有石子铺地的小广场。这个小镇人少、安静。白天每隔一段时间就有钟声敲响,夜里刚过十点,整条主街就已经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街灯和关了门的店铺里的灯光闪烁,整个小镇就像一间下班后的电影摄影棚。... ❯❯❯

台北的书店

在我看来,台北的书店是这座城市最重要的风景之一。书店,每个城市都有一些,但真正算得上风景的大概并不很多。北京、上海等城市不乏几层楼高、塞满书籍的“书城”,但它们往往缺少一种优雅的气氛,冷冰冰的像一座大仓库,待久了会让人想家。香港的书店则大多藏在暗处,在街头走上半天也找不到一家书店的招牌,让人怀疑这个城市的人对读书根本不感兴趣。当然,在大陆和香港都有一些精致的独立小书店,但它们像濒临灭绝的稀有动物一样稀少,一座城市有那么一两家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

“台北速写”之:永康街

假如有朝一日成为台北市的居民,我希望我的住处靠近永康街。... ❯❯❯

香港杂碎(二)

1. 开始严肃认真地学习广东话。听力水平已经超过上海话(上海话我基本一句都听不懂)。我非常尊敬能把非母语方言讲得非常地道的人。我能想象到的很牛逼的一个场景就是:某一天我走进一家小破茶餐厅,用地道的广东话和店员对话。 2. 其实有时侯我真的会走进一家小破茶餐厅,用自认为很地道的广东话对店员讲话。这种情况下对方经常会很理解、很有礼貌地用普通话回答我。 3. 我嘅口音就咁唔似当地人嘎?我好俾心机啵! 4.... ❯❯❯

阳朔印象

上个月去桂林、阳朔等地旅游,用手机随便拍了一些视频。今天得闲,简单编辑了一下,配了两段音乐(均出自白水的川南民谣专辑《时间》): 再贴几张照片: ... ❯❯❯

香港杂碎(一)

1. 在西九龙租了一间公寓。算了一下,是十几年来住过的租金最高、面积最小的房子。 2. 于是被迫充分利用空间。比如,双人床的一侧不得不贴着墙壁;比如,床的下面塞着四只塞满了衣物的旅行箱(香港家具店里出售的床架大部分都设计了充足的储物空间。睡在这张床上,就像睡在一只躺倒的大衣柜上面)。 3. 但这间房子也有它好的一面。比如,房顶很高;比如,透过客厅的落地窗和书房的大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见题图的手机照片)。 4.... ❯❯❯

下一站,香港

09年11月8日16:45:我和我老婆带着四只沉甸甸的旅行箱站在上海火车站的广场上。我们要离开上海,搬家去香港。还有三十多只纸箱,暂时寄放在上海的亲戚家里,等过些天在香港找好房后再托运过去。那些箱子共重大约500公斤,其中有15只装书,重约250公斤。随身带的旅行箱里塞着我的美国绿卡、北京暂住证和上海暂住证。这些证件,估计一时半会儿都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

北京书店杂记

听说,第三极书局将要撤离中关村——几年来欠了上千万的物业费,终于坚持不下去了。我在北京住东边儿,所以在我的记忆里第三极一直是个很远的地方,无论打的还是坐地铁,都要折腾半天才能到。高大的玻璃建筑,好几层楼的书,灯光并不太亮,书店虽然略显大而无当,但各处散布者供读者坐下来的小凳子,甚至还有很舒服的躺椅。冬天,下午时分,站在某个书架旁边翻书,忽然一抬眼,透过落地窗,看见眼前隔了几条街就是多年以前上大学的地方,感觉像是站在那里隔着玻璃俯视记忆。再往远看,好像还能瞧见北京西边儿的那些山,在下午灰色的天空下,低矮、朴素。... ❯❯❯

又见加州阳光

星期五中午,我坐在旧金山日本城(Japan Town)的一家卖咖啡和快餐的小店里就着一杯可乐吃一份炒乌冬面。这个小店并不是日本城里最好吃的地方,但好处是可以无线上网,信号来自旁边的一家漫画吧,那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个白人男子坐在角落里阅读一本按分钟收费的日本漫画。 ... ❯❯❯

手机拍北京

贴几张奥运期间在北京拍的照片吧。都是用手机拍的,效果一般。 两个奥运大妈 鸟巢,摄于奥运开幕以后一个几乎没有空气污染的傍晚 水立方和鸟巢。 傍晚的CB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