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胡思乱讲

《澎湃新闻》小问答

近日“澎湃新闻”刊登了一篇介绍《刻小说的人》的文章(链接),其中包括一个小访谈。现将访谈部分转帖如下:澎湃新闻:为什么叫“比目鱼”? 比目鱼:大概2000年左右,我对做网站产生了很大兴趣,于是抢注了几个域名,其中一个就是 bimuyu.com,当时也没想好具体做什么用。后来回国后想自己开一个独立博客,网站就用了这个域名,以后发表文章干脆也用“比目鱼”作笔名,一直延续至今。 ... ❯❯❯

2013 最后一篇

2013 年忽然就走到了最后。这一年没怎么写博客,统计了一下,就算把这一篇也拿来凑数,一共也到不了十篇。 主要是因为今年比较忙。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没怎么写东西,没怎么旅游,书也读的不多。  于是渐渐地就把写博客这件事儿给淡忘了。  回头看看,当年那么热、那么喧腾的博客圈儿不知不觉地已经变得像午夜散了戏的电影院。走在行人寥寥的大街上(空气清凉,街灯温暖),又有那么一种呼吸畅快、自由自在的舒服滋味儿。 ... ❯❯❯

访一访,谈一谈

前一段时间接受了两家媒体的采访,访谈的内容有所重叠。现节选一些这些访谈的内容,重新整理如下: 问:当初是什么灵感让你开始写虚拟书评的?... ❯❯❯

二〇一〇不完全小结

1. 2010年,大部分时间待在香港。花了些时间学习粤语,书展期间听粤语讲座,竟能听懂一大半,颇见功效。口语依然不给力,每每以粤语开腔,对方礼貌地答以普通话,微笑后面似乎藏着一句:一听你丫就不是本地人。 2. 几年来已习惯于以异乡人的身份生活在某地。愈发体会到:若想深刻看透某地的特色与本质,最佳途径就是搬到另外一个地方住着,然后远远地回顾、咂摸前者的滋味儿。... ❯❯❯

杂评·2009

1.... ❯❯❯

关于书法的外行扯淡

1. 虽然我有时候在博客上贴一两张毛笔字,但对书法的确是个外行。不过,作为外行,倒是可以胡说八道,不怕行家笑话。 2. 我小学的时候在少年宫学过几年书法,基本上没开窍。就记得一个乱糟糟的教室里,散发着有点儿臭烘烘的墨汁味道,一帮小孩儿,每人面前铺着一张元书纸,摆着一本字帖(我的那本是颜真卿的《颜勤礼碑》),胳膊上、脸上可能还粘着墨迹,手里抓着一只毛笔,悬肘、临帖。 3. ... ❯❯❯

“要展示,不要讲述!”

如果你有机会读一些“如何写小说”之类的书,尤其是当代美国人写的,你差不多肯定会读到这么一条写作规则:“Show, don’t tell!”,直译过来就是“要展示,不要讲述!”。 ... ❯❯❯

博客互动时间:你问,我答

亲爱的我的博客的读者们: 你们好!大家最近还好吗?身体可无恙?礼拜三就要过去了,星期四即将来临,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日子里,祝大家一切都好! ... ❯❯❯

烂小说的诱惑

最近,我忽然有一种想写一批烂小说的欲望。烂小说是什么小说?烂小说,我说的这个,其实就是所谓的 cult 小说,或者“邪典小说”,我一不小心,把这种东西叫成烂小说了。不好意思哦。 比如我动笔写过一篇叫做《吸血鬼去南方》的小说,就是一篇烂小说,说的是在中俄边境的大森林里,有一只吸血鬼,得了厌食症,不想吸血了,结果为了治这个病,它要坐火车到南方去(后面还有故事)。听起来够烂么?还没写完,有点儿懒得写了。 ... ❯❯❯

自由撰稿人能挣多少钱?

我写博客之余,有时候也应一些报纸、杂志之邀,写些稿儿什么的。说实在的,看到自己写的破文章印在纸上,对于暂时性的虚荣心满足还是能够起到一定作用的。除此之外呢,还有稿费,百八十块钱的,以邮局汇款单的形式出现在信箱里,按说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可是每次看着这些稿费,我都不禁在心底里暗自庆幸自己还有其它更为可靠的经济收入来源,不需要此生靠写字糊口。有一次我收到一张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