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从《豫约》看电子杂志

最近听说凤凰卫视主持人陈鲁豫开始出版电子杂志《豫约》,我一直认为鲁豫是国内最好的访谈节目主持人,于是很想看看杂志搞成什么样子。由于不知道《豫约》的网站,第一件事就是到百度打入关键词“豫约”搜索一下,结果发现首页搜索结果全是关于《豫约》的新闻,竟然找不到这本电子杂志的官方网页。这不禁让人纳闷:有这么多相关新闻说明这本杂志背后的团队花了不少力气对媒体宣传《豫约》,那么为什么不愿花一小点儿精力来搞一下网络推广呢?一本基于网络的电子杂志,感兴趣的读者自然要到搜索引擎去搜索杂志的网址,即使搜索引擎的算法不能精确地把官方网址放在搜索结果的前面,那么花几个小钱购买一下“豫约”和其它相关的关键字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花了大力气对媒体宣传,结果在网上找不到,不知道这要损失多少读者?

好不容易找到了网址,结果正如我所料,需要下载阅读器软件,而这个软件肯定会捆绑这个网站其它的电子杂志,占用电脑的资源。作为熟悉互联网的人,我当然不愿意随便就下载什么不靠谱的软件;作为一般用户,我想会有相当一部分人看到要下载软件而望而却步;真正下载软件的人中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在下载过程中因为不耐烦而中间停止。不知道这又要造成多少读者损失?

还好,即使不下载软件,下载一个插件《豫约》还是可以在浏览器里阅读的。于是等了半天下载了那个插件,然后开始阅读,但翻了几页就出问题了,有几页黑乎乎的没有一个字,又有几页白花花的一个字都没有,还有一页黑乎乎的界面试图要打开某个视频文件,结果老是打不开,永远停在0%。我终于放弃了阅读这本我喜欢的主持人的个人电子杂志。当我试图关闭那个浏览器窗口时,IE又僵在那里没反应了,不得不强行终止。假设其他用户都和我遇到同样的情况,那么这又会损失多少读者呢?

抛开《豫约》的技术问题和网络推广问题不聊,我很想探讨这么一个问题:电子杂志靠谱吗?

所谓电子杂志,就是在电脑上模拟阅读杂志的效果。一般需要先下载一个阅读器软件,然后再单独下载你要阅读的杂志,每本杂志的文件大小一般在几十甚至几百兆。杂志中可以有文字、图片,还可以有动画效果和视频,可以用鼠标一页一页地翻着看。

我觉得电子杂志有以下优点:1。图文并茂,声色俱全,看着花哨。2。下载后不需要上网也能浏览。笔记本电脑里下载几本电子杂志,可以在机场和飞机上看,方便。

但我觉得电子杂志的缺点多于优点。我个人觉得电子杂志的主要缺点有:

1.下载、安装阅读器、下载杂志文件太麻烦。要知道目前还有很大一部分网民根本不会从网上下载和安装软件。会的人中很多懒得安装新软件或对下载的软件存有戒心。

2.阅读器软件可能浪费电脑资源,降低电脑速度。很多阅读器在电脑启动后会自动运行,然后不断地通过网络查看是否有最新杂志,如果有就自动下载。我就曾经安装过几种阅读器,后来觉得太烦人了,干脆卸载。

3.杂志的内容无法被搜索引擎收录。普通网页和博客文章的优势在于可以被搜索引擎即时收录,然后搜索引擎会带来新读者。假设鲁豫开一个博客,发表一篇有关“伊能静访谈”的文章,很可能第二天在百度或Google搜索“伊能静访谈”的网民就会发现这篇文章,这会带来很多新读者。而这方面电子杂志根本做不到。

4.阅读电子杂志需要一定的技术。其实大多数网民很不专业,他们学会IE已经不容易了,你还要他们再去学怎么打开你的杂志、怎么翻页、怎么关掉音乐。况且很多电子杂志无法控制字体大小,无法打印文章。这都会让普通网民望而却步或失去兴趣。

5.电子杂志定期出版,做不到随时更新。普通网站和博客的优势在于随时有新内容随时更新,这样可以在第一时间对新闻做出反应,读者会时不时地过来看看有没有新内容或通过RSS时刻关注内容更新,一来二去养成了来你的网站或博客的习惯。而电子杂志一般每周一期甚至每月一期,等你的电子杂志出版时,新闻已经变成旧闻,谁还感兴趣?互联网之所以越来越对纸介媒体造成威胁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它提供的信息的及时性,而电子杂志却偏偏要模仿行将就木的纸煤“定期”出版,这难道不是一种倒退吗?

6.电子杂志的技术门槛太高。一个博客系统一般人都能学会,一个人就能使用。电子杂志因为要做得好看、花哨,需要美术、排版,工程师的参与,要一个团队才能搞定。这就造成电子杂志需要更高的制作成本和更长的制作时间。

综上所述,我觉得电子杂志这种形式虽然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有它的优势,但在大部分情况下显得“多此一举”。假设去掉那些bell and whistle,把《豫约》办成一个博客,我敢肯定它的读者会比目前这本电子杂志多得多。杂志就是杂志,你非得在电脑上放弃互联网的很多优势模仿杂志,难道就是因为“杂志”这两个字听起来好听?

作者后记(2007年3月31日):本文最初发表于半个月以前。半个月过去了,现在《豫约》杂志的网址已经很容易在搜索引擎找到,据说杂志本身的阅读也没有以前那么多问题了。估计杂志的团队做了一些改进工作。记得在本文发表的第二天,我在网站后台发现不少来自《豫约》的电子杂志网站的对本文的访问。也许他们听取了本人的意见?不得而知。

文章分类: IT互联网 | 评论



CBD印象之:北京图书批发交易市场

沿西大望路一直往北上金台路,快到朝阳公园,在路边有一幢矮楼,这里就是北京图书批发交易市场。既然是批发市场,这里的店铺多以批发为主,但也都面向顾客零售,价格诱人:全部八折。

去年开张的海淀第三极书局也有八折优惠,但离CBD太远,要花一个小时折腾过去才能享受那里的舒适,所以如果你人在北京城东,想找个淘书的地方,不如试试图书批发交易市场。

但你要有心里准备,这里环境比较乱,基本上没有什么文化气氛。走进去,灯光昏暗、装修破旧,一间挨一间的小书店挤在一起,小店里乱七八糟堆满了书,工作人员和来批发书的人大声交流着:“于丹的有,要二十本儿是吧?《明朝那些事儿》没货了。”

图书批发市场共有三层楼,聚集了200多家出版社、图书发行公司和书店。在这里可以买到一般书店里出售的各种图书,也能找到一些比较冷门的书,比如有些书店专营美术类书籍,有几家专卖古籍,还有一家专卖小人书。

花一个下午在这里,也许你能找到一些惊喜。

文章分类: 杂七杂八 | 评论



《无间道风云》影评:Boring

评分:3/5

终于看了《无间道风云》(The Departed, 又译《无间行者》)这部改编自香港电影《无间道》、最近获得四项奥斯卡奖的美国好莱坞大片。我觉得对这部电影最贴切的概括就是一个英文单词:Boring。如果非要长一点儿,那就是两个英文单词:Fucking boring!

对比港版《无间道》和马丁•斯科塞斯版《无间道》,可以发现在编剧方面《无间道风云》为剧中人物增加了大量的对话。一个本来是动作片的故事现在被塞满了对话。为什么要加这么多对话的?显而易见,为了刻画人物。为什么要这么重视人物刻画呢?当然,是为了增加电影的深度:“这可不是一部靠故事取胜的浮浅的商业片,这部片子可是讲人性的哟!”另外,《无间道风云》的英文对白中大量充斥着Fuck这个英文单词。无论警察还是黑帮,每个人满嘴都是“F word”。我不讨厌Fuck这个词,我甚至觉得我应该在这篇影评中多用这个单词:Common on, it’s just a fucking unreal story with a fucking interesting setup. Nobody will take this story fucking seriously. It’d better to be made into a fucking cool movie jammed with suspense and actions. What’s the hell with those fucking boring dialogues?!

这部电影让我想起李安导演的失败之作《绿巨人》(Hulk)。《绿巨人》失败的原因就是导演试图为这部漫画改编的动作电影增加深度,于是花了不少时间刻画人物性格,表现人物心理,结果造成电影特别乏味,记得当时在美国电影院里看这部电影时身边有两个小孩儿都睡着了。

《无间道》这种故事好就好在情节,就应该按商业片的路子拍:节奏弄得快一点儿,镜头搞得COOL一点儿,情节搞得紧张一点儿,音乐配得强烈一点儿,造成一种扣人心弦、引人入胜的效果,在此之上再考虑人物刻画不迟。我觉得《无间道风云》的问题出就出在试图把一个很虚假的故事拍得很真实,结果造成把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以一种很没意思的形式呈现了出来。

不要迷信好莱坞,也不要迷信奥斯卡。相信自己的鉴赏力吧。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



CBD印象之:光合作用书房

自从去年搬到CBD,发现这块地方没有什么书店。终于有一天在SOHO现代城看到一家叫作“光合作用书房”的书店开张,走进去,见书店店面不大,但布置得温馨、舒服,书店分上下两层,二楼的三分之一店面被辟为一个咖啡厅,可以坐在那里看书(须先买书)或喝咖啡(禁止吸烟)。书店里播放的音乐基本上是小野丽莎、诺拉琼丝的路子,在书籍的陈列方面突出人文类的东西(并没有因为这里是CBD而强调商业书籍)。

经常在傍晚光顾这家书店。一般先夹杂在下班的小白领当中走到SOHO现代城吃个晚饭,然后再到光合作用书房翻翻书。在明亮而柔和的光线下、在喃喃低语的法国香颂音乐声中,翻看一本叫作《读库》或者《八十年代访谈》的书,我觉得自己也够小资的了。

文章分类: 杂七杂八 | 评论



2007年春晚评论:一场垃圾的剩宴

2007年春晚也就赵本山和宋丹丹的小品还能让人高兴一会儿,其余的节目基本上都是带着馊味儿的垃圾,我都懒得评论了。

一场晚会不能无聊到这种地步。

鉴于目前春晚的质量,有专家建议观众在每年“看春晚,吃饺子”这一传统过年模式的基础上增加“看春晚,骂春晚”这种崭新的欢度除夕的形式。具体操作方式如下:全家老小围坐在电视机前,每当看完一个小品、歌舞、相声或其它节目,大家争相开骂,例如,父亲可以喊一声“真臭!”,儿子可以补一句“没劲!”,爷爷可以附和着说:“这帮孙子把俺当傻子糊弄哪!”,奶奶这时可以插一句“哎呦,那些台下鼓掌的人是不是智力有问题啊!”妈妈放下手里的瓜子说:“我家小明小学二年纪以后就对这种哄小孩子的笑料乐不起来了。”女儿道:“女人嫁给春晚编导最牢靠:弱智归弱智,可保证不会出轨。”女婿说:“男人要找老婆就从春晚观众席上选一个,丈夫干了傻事她也会拍着巴掌鼓励,决不给脸色看。”于是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争相发言,不知不觉中一年以来心中积压的不快和怨气在此时此刻全部被发泄干净,全家人心情舒畅,又增进了交流。大家高兴之余,都对央视春晚充满感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观众向记者反应:“本人患有轻度的抑郁症,以前每年除夕看完春晚,我的病情都会加重,甚至产生轻生的念头。今年除夕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和全家人开展了‘看春晚,骂春晚’的活动,结果病情不但没有加重,我反倒感觉通过骂春晚,心情舒畅多了,感谢中央电视台给我带来了新生!”据悉,央视领导也收到不少观众热情的表扬,他们希望通过记者向全国观众保证:明年的春晚将会更差、更臭!保证广大观众有更多的东西可以骂、骂得更开心!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