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我的几篇小说

我一直喜欢写小说。最早的一篇大概是在1996年时写的,当时在美国读书,那篇小说是用英文写的,名字叫《Looking for Fish to Catch Cats》,仅在朋友间流传,后来自己把它翻译成中文,名叫《猫在1979年失踪》。接下去又写了一篇英文小说,名叫《Sailboat On the East Sea》。

1999年左右结识了网上文学杂志《橄榄树》的几个朋友,开始写中文短篇小说,用笔名X. S.发表在《橄榄树》上。第一篇中文小说叫《黑色外套和白色翅膀》,接下去又写了一篇,叫《在纸上画一只山羊》

2006年回国后,写了一篇中篇小说,名叫《你好,张曼玉》,发表在《青年文学》杂志第12期。从那篇小说开始决定用“石盛”这个笔名发表文学作品。

我有另外一个网站,专门收集我的小说,网址是:http://shisheng.99k.org

最近开始写博客,因为有一个域名bimuyu.com闲着没用,就用来作为博客网站,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比目鱼”。

文章分类: 文字游乐场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六)

作者注:

《我的万年龟》算上这篇已连载了六章。我有点儿懒得再写下去了,也许将来哪天一高兴再把它写完,不过近期内不准备续写了。在此向喜爱这个东东的网友们致歉,要不大家直接去看《我的千岁寒》得了。

相关链接:

《我的万年龟》(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四)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五)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927763.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六章

这一天枪枪路过一个奇怪的国家。

走进城门,枪枪发现城里街上的人长得异常古怪,不似人形。枪枪看对面走来一个瘦高男子和一个驼背阿婆,就上前问他们:“请问二位:此城为何处?”

“这里是字母国!”瘦高男子嚷道。

“你难道没听说字母国吗?”驼背阿婆接过话茬,“你难道没听说过字母、数字和标点符号居住的国家——字母国吗?”

“请问您二位怎么称呼?”枪枪问。

“我是感叹号!”瘦高男子答道。

“你看不出来我是问号吗?”驼背阿婆接着说。

枪枪定睛一看,果不其然,瘦高男子是感叹号“!”,驼背阿婆是问号“?”。再向四周望去,枪枪辨认出街上走的是一些英文字母、阿拉伯数字和标点符号,一个个还又说有笑,挺热闹。

9看见6说:“没事儿玩什么倒立啊。”

0看到8说:“胖就胖吧,系什么腰带啊。”

W正被C追着跑,一边跑一边说:“就是不嫁给你!要是咱俩结婚,咱家就成公共厕所了!”

Y对y说:“孩子,别伤心啦,等长大了腿就直了。”

T和D夫妻两个正在吵架。妻子D生气地骂丈夫T:“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自从你有了第三者M,这日子就TMD没法过啦!”

F、U 和 C 三个漂亮女孩正一起逛街,K走过来搭讪,三个女孩一起喊:“耍流氓啦!”

T正在教育t:“你丫的缺点主要有两条:爱出风头,爱翘尾巴。”

n对h说:“我就是瞧不惯你的这种嬉皮士发型!”

W阿姨坐在整容所里对大夫说:“主要修理修理胸部,就照着M的样子整吧。”

当晚枪枪借宿在一家客栈,店主是字母A。睡前二人在庭院中聊天。A感叹道:“小兄弟,不瞒你说,当年俺也是字母国的名人。俺是26个字母的第一个,所以大伙都尊敬俺。”

“后来呢?”枪枪问A。

“后来A不流行啦!”

“现在流行什么?”

“现在B最时髦。”A说,“你没看见全城的人都在装B吗?”

“是吗?”

“我就是瞧不惯这种风气!”A有些生气,“大家都装B,真正牛B的没几个,结果到处都是傻B。”

二人正聊着,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喊:“有贼!抓小偷!”

枪枪和A急忙冲动门外,发现小偷已被抓住。有人提灯过去一照,见小偷不是别人,正是字母Q。

“Q偷了什么东西?”A问大家。

“他偷了X家的酒。”有人答道。

“说,你为什么偷X家的酒?”A开始审问Q。

Q沉默不语。

A皱着眉头围着Q转了一圈,忽然一手拽掉Q头上的假辫子,大声呵斥道:“O !你以为你戴着假辫子我就真把你当Q了?”

O露出原型,显得很沮丧。

“老实交代,你为什么偷X家的酒?”A又问O。

旁边有人呼应:“不说就把他打扁,让他变成D!”

O坦白说:“我想把X家的酒和我家的酒配成XO当进口名酒卖。”

“你这就不对了!”A教育O,“做事要光明正大,你可以和人家X搞商业合作嘛!就像M、S和N他们合开的那个软件公司不是挺好的吗?干嘛非得去偷?”

“是啊,”X在旁边搭腔,“你如果好好跟我谈,我肯定跟你合作,我和P合作搞的那个XP多成功啊!”

“我错了。”O低头认错。

K走过来打圆场:“我看O认错的态度还是很诚恳的,我们不如原谅他这一回,只要他以后改过自新,我看就OK了!”

众人点头同意,大家放走了O,纷纷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晨,枪枪起床来到街上准备继续赶路,忽然看到远处围了一大群人,锣鼓喧天,很是热闹。

“那里在干什么?”枪枪问一个过路人。

“今天2过生日,那边是为2举行的生日派对。”

枪枪有些好奇,就凑过去观看。只间人群围着一个小舞台,台上正中间坐着面色红扑扑的2,周围是2的一些亲戚朋友。

派对开始,第一个节目是由2的兄弟姐妹每人给2献唱一首歌曲。

1演唱了一首信乐团的《死了都要2》。

3演唱了一首迪克牛仔的《有多少2可以重来》。

4演唱了一首张信哲的《2如潮水》。

5演唱了一首伍思凯的《特别的2给特别的你》。

6演唱了一首谢霆锋的《因为2所以2》。

7演唱了一首张学友的《如果2》。

8演唱了一首韦唯的《2的奉献》。

9演唱了一首张艾嘉的《2的代价》。

0最后演唱了一首庾澄庆的《让我一次2个够》。

几曲唱罢,掌声雷动,气氛热烈。

接下来的节目是众人给2赠送生日礼物。大家一个个走到2面前送上一份份礼物,2按照西方习惯一个一个打开来看,却越看越没精神。

礼物送完了,2站起来走到麦克风前面对大家说:“我没有收到我最想要的生日礼物。”

众人问:“2,你最想要什么呢?”

2想了想说:“我想要2奶!”

群众哗然,有人小声嘀咕道:“丫真够2的!”

有人问道:“2,你想要哪个女子做你的2奶?”

“我要2个!”2说,“我要我们字母国最美的两个美眉!”

“她们是谁?”有不了解情况的问道。

2色迷迷地笑着说:“她们就是大S和小S!”

话音刚落,枪枪听到身边有人开始呕吐,转过头一看,见是两个美丽的女孩,面目清秀,体型匀称(呈S型),显然正是大S和小S姐妹两个。

2在台上对着大S和小S深情地说:“其实我早就在心里深深2着你们!对你们我一直是2你在心口难开!若问我2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说着2的口水都流到了嘴边。

大S和小S呕吐得更加厉害。

2问大小S:“你们接受我的2情吗?”

大S说:“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小S说:“除非赖昌星从加拿大回来!”

2当众遭到拒绝,有些恼羞成怒,命令身边的保安:“去,把她们两个拿下!”

一帮保安手持警棍拥了过来,要逮捕大S和小S。

“且慢!”一个严厉的声音忽然响起,保安们被惊得呆在原地。众人循声望去,见说话的正是枪枪,他双手叉腰喝道:“谁也不许动大S和小S!”

“为什么?”一个保安问道。

“因为她们是台胞!”枪枪斩钉截铁地说,“事情闹大了会影响台海局势、两岸和平!”

保安们被吓住了,放下了手里的警棍,2也没了刚才那股嚣张的气焰。

枪枪拉住大S和小S的手,拨开人群,快步离开现场。

“多谢你救了我们!”三人来到城外,大S和小S感激地对枪枪说。

“不用谢!”枪枪不好意思地说,“我要上路了。后会有期!”

“请问壮士要到哪里去?”大小S问。

“我要去继续寻找真理和黄健翔。”

“真的吗?!”大S和小S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们认识真理吗?”

姐妹两个摇摇头:“真理我们不熟,但我们认识黄健翔!”

枪枪和大小S姐妹一聊,才知道原来姐妹两个都和黄健翔有过一段感情纠葛。虽然两段爱情都以失败告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大S和小S在心底里仍然默默地爱着黄健翔。

两姐妹回忆着往事不知不觉地眼圈都红了。枪枪说:“我见到黄健翔一定替你们向他问好。你们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他吗?”

两姐妹沉吟许久。大S开口道:“该说的话都说过了。倒是有一样东西想托您带给健翔。”

“什么东西?”枪枪问。

大S默默地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放在枪枪手中:“这是一张IP电话卡,上面存有10元钱。健翔可以用它拨打长途电话,每分钟能节省5分钱,据说音质还特别好!”

“我一定带给他!”枪枪把电话卡仔细收好。

“我也有一样东西想麻烦您带给健翔。”小S开口了。

“什么东西?”

小S努力控制住刚才有些哀伤的心情,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枪枪:“这是一张洗脚城的代金卷,价值20元。健翔劳累的时候可以拿着他去洗脚城洗洗脚,能省20块钱!”

“我一定带到!”枪枪把洗脚城代金卷仔细收好。

枪枪见两姐妹仍然心情落寞,便决定不再多聊,于是匆匆和二人挥手告别,在夕阳中踏上旅程。

“等一等!”枪枪走出百余步,忽然听到背后大小S在叫她。

“什么事?”枪枪停步,回头张望。

大S站在那里眼含热泪、饱含深情地大声喊道:“别忘了告诉健翔:电话卡还有一个月就要过期,过期后该卡自动作废,卡内金额不能退还!”说罢已是泪流满面。

小S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声音哽咽地大声喊到:“别忘了告诉健翔:洗脚城代金卷需最低消费100元方可使用,复印无效,不得兑换现金!”

“放心!我一定转告他!”枪枪对夕阳中的大小S大声喊道。然后他再次挥了挥手,重新踏上了征程。

【未完待续】

作者注:

本章一些笑料并非作者原创,恕不一一指明出处。

《我的万年龟》算上这篇已连载了六章。我有点儿懒得再写下去了,也许将来哪天一高兴再把它写完,不过近期内不准备续写了。在此向喜爱这个东东的网友们致歉,要不大家直接去看《我的千岁寒》得了。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四)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五)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927763.shtml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感谢黄老师

前几天在博客上贴了一篇最近写的短篇小说《破碎的博尔赫斯》,昨天发现黄集伟老师在他著名的《孤岛客》博客上写了一篇评论这篇小说的文章,读后感觉到来自黄老师的鼓励,很感激。

认识黄集伟老师是最近几个月的事。以前早就听说过黄老师——著名出版人、书评家、词语收藏者。到黄老师的博客一看,竟有一千多篇文章。最近黄老师的博客已经成为我必看的几个博客之一。这是一个少见的高质量的博客。最爱看的是黄老师的书评:文字简练、评论到位,文章完全没有那种专家式的学术腔调,而是亲切、自然,充满情趣,让人一看便知这是一个真正的爱书人写的书评。最近买了好几本书都是黄老师推荐的,如《莫拉维亚文集》和连岳的《格列佛再游记》。建议大家如果寻找好书,不妨去看看黄集伟老师的博客。

另外,黄老师的博客网站看上去也很漂亮,不知是哪一位高手做的?

链接:黄集伟博客《孤岛客》

文章分类: 胡思乱讲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五)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四)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五章

温馨提示:本章小说涉及粗口、色情、变态等不良内容,请家长和成年人务必在十八岁以下青少年的指导下阅读。

这一天枪枪路过一片山脚下的草地,当时骄阳似火,枪枪感到又渴又饿。

草地上走过来两个放牛娃。一个放牛娃对枪枪说:“你渴了吧?你饿了吧?喝我的牛奶吧,两文钱一碗。”一边说一边指着身后一头正在草地上吃草的奶牛。

不等枪枪开口,另一个放牛娃跑过来说:“喝我的牛奶吧!我的便宜,一文钱一碗!”说完指了指远处的另一头奶牛。

第一个放牛娃说:“我的碗大,给的量足!”

另一个放牛娃说:“我卖的牛奶蛋白质含量高,质量好!”

“我的奶是蒙牛牌的!”

“我的奶是三元牌的!”

“蒙牛的奶好!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

“三元的奶好!欧盟标准,首都品质!”

“蒙牛的好!中国航天员专用牛奶!”

“三元的好!喝了几十年,还得看三元!”

两个放牛娃争吵了起来。

“好了,你们别吵了!”枪枪拉开两个放牛娃说:“你们两家我各来一碗。”

枪枪喝完牛奶,顺便劝了劝两个放牛娃:“以后多在牛奶上下功夫,少在牛皮上下功夫!”。

放牛娃们点头称是。枪枪指着前面一座高山问他们:“我要翻过前面那座山,请问路好走吗?”

“路倒是不难走,不过——”一个放牛娃说。

“不过什么?”枪枪问。

“不过山上有两个男人,你要小心。”另一个放牛娃说。

“两个男人有什么可怕的?”枪枪说:“请问那座山叫什么名字?”

“断背山。”两个放牛娃一起答到。

枪枪付过钱,告别了两个放牛娃,向断背山走去。

当他爬到半山腰,看到路旁立着一块大石碑,上面刻着三个大字:“断背山”。走近仔细一瞧,旁边还有一行小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枪枪正在看石碑上的字,突然感到头部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便失去了知觉。

等他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山中的一块空地上,周围一群手持各种土制兵器的人站立两排,面前有两把高大的椅子,上面坐着两个男人。枪枪意识到自己被土匪绑架了。

见枪枪醒了,众土匪齐声朗诵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

枪枪等着他们的下句,土匪们却不说话了,一起发出一阵怪笑,脸上露出坏坏的表情。

“你他妈抬起头来!”枪枪抬起头,看到说话的是主席台上一个高大威猛、面色黝黑的汉子。

“小伙子长得蛮帅的嘛。”黑汉子旁边并排坐着一个皮肤白嫩的瘦瘦的男子,盯着枪枪说:“眉毛像言承旭,鼻子像金城武,眼神像梁朝伟,嘴唇像仔仔!”

“你他妈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黑脸汉子面带凶狠地问道。

“不知道。”枪枪感到两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你看他讲话的样子蛮温柔的呦。”白脸男子伸出兰花指指着枪枪对黑脸汉子说了一句,然后转回身对枪枪道:“小帅哥,让我来告诉你:我们是这里占山为王的艺术家,专攻人体艺术和行为艺术。我大哥江湖人称‘中央一套’,本人江湖人称‘中央二套’。关于我们的事迹可以登陆我们的网站查看:http://www.bimuyu.com/blog 。”。

“你们想把我怎么样?”枪枪问。

“我操!丫还挺横!”中央一套说。

“小帅哥,别担心。”中央二套说,“我们不会把你弄得很疼的——只要你好好配合。”说罢对手下人吩咐道:“去,带小帅哥去洗个澡,看他脏的!”

几个土匪过来把枪枪架了起来,抬到山崖后面,在一个瀑布下面冲了冲,又把他抬了回来,松了绑。

“把衣服脱了!“中央一套命令道。

枪枪不脱,几个土匪过来一把把枪枪的衣服扒光了。

“别脸冲我们站着,小帅哥,请你转过身去,背朝我们。”中央二套温柔地说。几个土匪强行把枪枪转了个身。

“一哥,你上还是我上?”二套问一套。

“二弟,我今天他妈的累了,你上吧!”

“太好了。”中央二套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从椅子上站起,向裸体的枪枪走了过来。

“非礼啦!”枪枪感到背后有人靠近,不由自主地大喊起来。

背后的人被这一喊吓住了。枪枪回头一看,见中央二套正站在自己五尺开外,手里举着一把板斧。

“谁要非礼你?”中央二套手里拎着斧子疑惑地问。

“我以为你要——”枪枪欲言又止。

“我操!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中央一套在座位上愤怒地吼道。

“你们这里不是断背山吗?”枪枪怯生生地问。

“我操!”中央一套骂道,“都怪他妈的那个美国鸡巴电影!把我们这里的名声全给毁了!”他显得异常愤怒。

“小帅哥,你想知道断背山是什么意思吗?”站在枪枪背后的中央二套问道。

“想。”枪枪答道。

中央二套举起斧头面露狰狞地说:“等这把斧子把你的后背砍断你就明白了!”说罢,抡起斧头就向枪枪砍来。

多年以后,六祖慧能在他的回忆录里是这样描述当时那个瞬间的:“当时那把斧头离我只有0.01公分,但在1/4秒时间后,这把斧头的主人就会拜倒在我的足下,因为我撒了一个慌。虽然本人平生撒谎无数,但是这一次,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慢!”枪枪大喝一声,中央二套举起的斧子停在半空中。

“我不是凡人,我是菩萨派来的。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愿望!”枪枪用双眼扫视四周,好像在说给所有人听。

后来六祖慧能在他的回忆录里写到:“当时我只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撒了一个谎。但我万万没有想到,那句话成了一个真实的谎言。从那时起,我开始相信也许我真是菩萨派来的。”

“丫骗人!别听丫的!二弟,快动手砍!”中央一套喊道。

“等等,一哥。”中央二套放下斧子,问枪枪,“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愿望。具体说是三个愿望。”枪枪说。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倒不妨试试看。”二套说。

“我操!”一套不耐烦地嚷道,“二弟你丫真烦人,还不赶快砍了小丫的!”

“你们想要什么,尽管跟我讲。”枪枪自信地说,“下面请告诉我你们的第一个愿望。”

“要点儿什么呢?”二套自言自语道,“这还真把我难住了。要什么呢?要什么呢?”

一套已经非常不耐烦,气急败坏地说:“要个鸡巴!”

话音刚落,只见天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无数物体,大家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发现身边地上已经堆满了那种物体。引用一句六祖慧能回忆录里的话:“那一瞬间,这个世界男性生殖器的人均拥有量忽然翻了好几番。”

“我——操!”中央一套吓傻了,所有的人都吓傻了,枪枪也惊呆了。

“现在请告诉我你们的第二个愿望。”枪枪强作镇静地说。

土匪们还都傻在那里,过了半天,中央一套呆呆地说:“让鸡巴消失吧!”

话音刚落,那些玩意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央一套和中央二套忽然一起捂着身体下部惨叫道:“不好!我的也不见了!”

“你们还有最后一个愿望。”枪枪说。

“把我们的还给我们吧。”

在断背山此后发生事情枪枪记得不太清楚,也许是由于当时他被眼前的奇异事件搞得有些发懵吧。枪枪隐约记得土匪们一起向他磕头跪拜,然后是好吃好穿好招待。听说枪枪要长途跋涉,临下山前土匪们还给枪枪准备了很多路上吃的干粮。

六祖慧能在回忆录里倒是记述了临走前的夜里他和两个土匪头领喝酒时的一段对话:

“我说大哥,”中央一套喝得醉醺醺的,改称枪枪为大哥,“我说大哥,其实我当时生气就是因为你把我们哥俩当那、那个了。这跟谁谁不生、生气啊?”

“其实我们只喜欢异性。”中央二套补充说。

“看来因为李安而感到尴尬的不只是中国导演。”枪枪感叹道。

“大哥,我给你讲讲我们哥俩年轻时的一段艳、艳遇吧。”中央一套来了兴致,开始讲故事,“那是十年以前,当时我们哥俩还年、年轻。有一天从山上路过一个美国娘们儿,长得那叫漂亮。叫啥名字来着?”

“叫麦当娜。”中央二套补充。

“对!叫麦当娜。当时我们本来准备把丫背给砍了,可这娘们儿用美人计迷惑我们!那可是十年以前啊大哥,我们哥俩那时候还是处、处男,经不住诱惑,就跟麦当娜过、过了一夜。”

“现在回忆起来还让我觉得销魂。”中央二套补充道。

“你猜怎么着,大、大哥?那天晚上麦当娜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小、小套套,让我们哥俩戴上,说是可以防止她怀孕。”

“避孕套。”中央二套补充。

“当时我们哥俩就照、照办了。为了纪、纪念那次艳遇,我们哥俩互相起了一个外、外号,一个叫‘中央一套’,一个叫‘中央二套’”。

“后来呢?”枪枪问。

“第二天麦当娜就走了,至今没有再见面。都十年了。”二套说。

“我说大哥,”中央一套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枪枪,“你说,那种小套套真能防止女人怀、怀孕吗?”

“科学研究已经证明避孕套不能百分之百避免女方受孕。”枪枪回答。

“我早就怀疑那玩意儿没、没啥用!”中央一套对中央二套说,“二弟,要不咱们把那个小套套摘下来吧?”

【未完待续】

作者注:本章一些笑料并非作者原创,恕不一一指明出处。

继续阅读:《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六)

相关链接:

《我的万年龟》(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四)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破碎的博尔赫斯(小说)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本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面前的书桌上。在这个接近黄昏的下午,这本书躺在那里,封面显得颜色发黄,整本书看上去非常破旧。

就在刚才,我突发奇想,决定写一篇关于这本书的小说。如果这篇小说能够写成,我将感谢这本书:我不但读了它,还拿它写了一篇小说。

这本书的名字叫《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6年11月第1版,作者是阿根廷作家豪•路•博尔赫斯。不知道你听说过博尔赫斯这个人吗?我没听说过——我指的是在很多年前(上个世纪末,这篇小说故事的开头),当时我不知道谁是博尔赫斯。

“你听说过博尔赫斯吗?”问我话的人叫冯唐,此刻他正在北京(从他的MSN签名可以推断出来),而在这个故事里,他是坐在上个世纪末的一张餐桌后面问我这句话的,地点好像在美国加州。

“没听说过。”我回答,然后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

小说的第一个场景就这样结束了。没什么故事,真的没什么故事。你相信我此刻是在信马由缰地胡乱敲字吗?毕竟决定写这篇东西是几分钟前的事情。我的打字速度还可以,完全盲打,不看键盘,在美国时练的。

但我确实想写一篇完整的小说。我写过几篇小说,有的还发表过。

好吧,进入这个故事的第二个场景。时间大概在第一个场景之后的一年左右(可能我记得不是太准,就算是一年吧)。还在美国。还是冯唐。在这个场景里他坐在我公寓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三本书——《博尔赫斯文集》。

“送给你的。”冯唐说。

完了——第二个场景。更简单。我现在觉得似乎应该描写一下当时的天气、室内的陈设、人物的长相、神态、动作什么的,这样也许看上去会更像一篇小说。但已经晚了,这个场景已经过去。

其实这个故事中真实的部分到这里已经基本结束,以下部分是我虚构的,更准确的说是我正在虚构的。虚构中——应该这么讲。

我开始阅读博尔赫斯,主要是小说。前面说过,我也算是个写小说的,所以读小说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我读博尔赫斯的小说——《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

但是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觉得国内图书的装帧质量和国际水准相比还是颇有一段距离的,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于1996出版的《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就是一个实例。

这本书在我拿到不久就开始破碎。第一次破碎发生在第178页和179页之间,那是一篇叫做《秘密奇迹》的小说。那篇小说开头引用了《古兰经》第二章第261节的一段话:“故真主使他在死亡的状态下逗留了一百年,然后使他复活并对他说:‘你在这里逗留了多久?’他回答说:‘一天或不到一天。’”这段话印在《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第177页。

小说的主人公哈罗米尔•拉迪克在第178页的第一行被捕了,于此同时发生的是这本书的第178页和第179页之间突然裂开,露出一道难看的裂缝,如果我再用一些力,这本书将在此处断裂成两半。这是我不想看到的,于是我倍加小心的捧着那本书阅读,试图避免事情的恶化。

在这种小心翼翼的状态下,主人公哈罗米尔被盖世太保判处死刑,然后在狱中度过了一段难熬的等待死亡来临的日子。后来他决定在想象中创作一部叫做《敌人们》的小说,并请求上帝给他一年时间完整这部著作。上帝答应了他的要求,当行刑队的子弹射向哈罗米尔的那一瞬间,时间对于哈罗米尔突然停滞不前,定格在那里。哈罗米尔在这段停滞的时间里花了一年时间在头脑中创作、修改了他的小说。一年后小说完成,子弹射入哈罗米尔体内,他当场身亡。

《秘密奇迹》的破碎并没有太多影响我对《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里其它小说的阅读。《曲径分叉的花园》开始于此书的第128页,距《秘密奇迹》仅隔24张32开纸。由于这篇小说离最初发生断裂的位置过近,当我读到小说结尾的时候(第138页),这本书再次出现一道裂缝。当时愈聪博士“早已把左轮手枪准备好了,便极为小心地开了一枪:阿伯特一声没吭立刻倒地而死。”与此同时,这本书的第138页和139页之间突然裂开。这次的断裂比上一次要更加严重一些,最后的结果是前后两条裂缝造成这本书从第139至178页之间的纸张完全与原书脱离,这些纸张中包括小说《曲径分叉的花园》(结尾部分)、《奇才福内斯》、《剑疤》、《叛徒和英雄的故事》、《死亡和罗盘》和《秘密奇迹》(开头部分)。

此后,伴随着我的阅读,《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这本书不断地出现裂缝。每次阅读完毕我都小心翼翼地把书合好,然后把它放到书架上,挤在其它书中间,这样那些几乎脱落的书页可以通过两旁其它书籍的挤压力被固定在原来的位置。

我于2006年初回国。离开美国之前我整理出大概满满六箱书托运到北京。书太沉,空运的费用会很昂贵,于是决定走海路,邮局的人告诉我这些书要经过两三个月才能运到中国。这个故事又告一段落。

怎么样——这个故事?可以当作一篇小说来读吗?我对小说这种文学体裁充满了敬畏,对写小说的人更是尊敬。我知道小说不好写,写好不容易。

冯唐是个写小说的人。他的第三本小说快要出版了。期待中。

扯远了。回到故事上来。现在我们处于这个故事后半部分接近结尾的位置。

我回国后的某一天在北京的公寓里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海洋,一望无际的黑夜中的海洋。我放眼四望,四面八方都是海水,暗蓝色的,波浪起伏。很冷。远处天上挂着一轮白色的圆月,海面上反射出清冷的光。我孤身在海上漂浮,但并不感到孤单。我喜欢眼前这片无边无际的暗蓝色的视野。在梦中我清醒地意识到现在我正置身于一篇虚构的小说里,这篇小说现在已经写到后半部分,开始接近结尾。

第二天,我收到通知,我从美国寄来的书到了。我弟弟开车带我到建国门附近的邮局取书。几箱书全到了,每个箱子都明显带有磨损的痕迹。

回家后开始开箱,整书。把一个个沉甸甸的纸箱打开,再把书一本一本拿出来,放到书架上——这其实是一件有些费力的体力活。

《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也躺在某个纸箱里。当我从箱子里拿起那本书的时候忘记了这是一本特别的书。当时我一只手捏着那本书的书脊,试图把它从箱子里拿出来放到书架上。当这本书已经离开纸箱,快要抵达书架的时候,书忽然散了。我看见无数张32开纸纷纷扬扬地从半空中下坠,然后缓缓飘落到地板上的某一个角落。望着铺在地板上的那些印满铅字的纸,我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把它们重新拼凑成一本书。

这个故事到此处其实就可以结束了。但考虑到既然它大部分是虚构的,那么不妨让我再来添加一个虚构的结尾。

昨天冯唐来了我家。这是他第一次参观我在北京的公寓。谈话中回忆起在美国时候的事,他问我:“我送你的博尔赫斯看了吗?”

“看了。”我说,“你跟我来,让你看一样东西。”

我带他穿过走廊,走进书房。书房里有一张简单的写字台,靠墙放着一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书。这个书房的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它的壁纸——几面墙上整整齐齐地贴着《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的书页,页数没有按顺序贴,但上面的文字清晰可读。

“那本书的每一页我都读了,读的时候顺序是乱的。读完后全贴在了墙上。”我说。

文章分类: 文字游乐场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