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关于“谷歌”的闲言碎语

上周某天,到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参加了一个由Google主办的“开发者日”活动。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Google中国——“谷歌”。

2005年在美国混的时候去过Google在硅谷的总部,那次参加了一个叫“Google Dance”的大Party,感觉很好,心想:看人家的公司!在这儿工作肯定特Happy!对比当时自己就职的同在硅谷的另一家美国互联网公司,气氛真是不一样。我那家公司把员工压得气儿都喘不过来,一帮Engineer整天站在公司门口的大街上一边抽烟减压一边说F Word。而Google呢?给员工充分的自由,免费午餐(厨子曾是摇滚乐队The Grateful Dead的大厨),给住在 San Francisco的员工提供免费班车接送,据说车上还有免费的无线上网。F*ck!这TM哪像资本主义啊!

后来听说Google要在中国设据点,接下来是李开复(谷歌人叫“开复”)的官司。回国前在硅谷听了李博士的一个小型报告,与会大约50人,李老师用英文讲的,第一张Slide是一张他在中国时演讲的照片:一个大体育馆,座无虚席,场面像演唱会。演讲内容取自他的畅销书《做最好的自己》,没谈如何做最好的Google。

2006年初我回到了北京,Google也在北京安营扎寨,接下来到现在就是一段负面新闻不断的“不是最好的时光”:先是“谷歌”这个名字遭到Google粉丝的乱骂,接下来是Google网站在国内老打不开的问题、“无照经营”的问题、市场份额不升反降的问题,一直到最近的“抄袭搜狗拼音输入法词库”事件、网站导航被指无创意的问题、Adsense用户状告谷歌的问题,等等,隔三差五就有新闻出来说李开复有可能离职。

我个人觉得谷歌在中国的公关和推广做得都不好,非常被动。广告根本没做,和社会各层面的关系也没搞通,缺乏一个聪明的推广自己形象的策略,只顾闷头招程序员,不顾形象公关。

我觉得多组织、参加这种和网友、IT业界面对面的大会对谷歌应该有好处。

这次大会上碰到几个谷歌的小程序员,气质简直就是美国Google程序员的中国版:一脸学生气、一幅思索的表情、一副不可能作恶模样。

在会场还遇到了一位谷歌的高管。这位女士在会议厅门口和三两个参会者聊天,在旁边听了听,倒是得到一些内部新闻(注:以下内容纯属道听途说)

问:李开复会被总部调离中国吗?

答:总部花了那么多精力把他从微软挖出来,还打官司,折腾半天本儿还没捞回来呢,怎么可能现在让他下课 呢?

问:谷歌在中国推广得不好,是不是总部没给够钱?

答:Google缺什么就是不缺钱。

问:谷歌这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答:当初我也觉得土,可争论了四年多,也没想出更好的来。

问:谷歌怎么不大规模做广告?

答:等License拿下来再说吧。

问:抄袭搜狗拼音输入法词库到底是怎么回事?

答:谷歌拼音输入法是本地一个天才实习生一个人搞出来的,事先谁也不知道他那个版本里放了搜狗的词库,出事后问他,他说当时自己那么做根本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

文章分类: IT互联网 | 评论



黄晓明版《新上海滩》

最近北京电视台在播电视连续剧《新上海滩》,新版的。黄晓明演许文强,孙俪演冯程程,李雪健演冯敬尧。片头主题歌竟然还是原来那首《浪奔,浪流》,还是叶丽仪唱,歌词换成了国语的。

感觉这部《新上海滩》拍得还是比较用心的。服装、美术都比较精致,画面有那种1930年代黑帮片的美感。不是烂片。

成败在演员。我觉得黄晓明最适合演《赤壁》的周瑜,而不是许文强——欠含蓄,欠深度,眼神太亮,让人想起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荣同志。虽然黄晓明不是最佳人选,内地演员中也想不出有什么更合适的。黄晓明同志估计再过二十年,多经点儿风雨,多受点儿打击,脸上褶子再多一点儿,眼神儿再颓一点儿,那时一不留神也许能真正成为有魅力的男演员。

在丁力的表演风格上导演走了一部险棋,把这个角色往弱智方向表现,有范伟和姜武的影子,念白还带点儿地方口音,倒是有一定娱乐性。

李雪健的冯敬尧演得好。

我估计《新上海滩》的编剧是个年轻的北京哥们儿。戏中某些对白颇豪放。冯程程的女友不说“我走了”,说“我撤了!”。在30年代的上海餐馆里,丁力大声叫侍应生:“服务员!”

片尾曲是两首新歌,丁薇作曲。其中一首男女声对唱毁于黄晓明走调的低音。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



《魔法外套》书评

《魔法外套》是意大利作家迪诺•布扎蒂(Dino Buzzati)的短篇小说集,收集了作者的四十多篇短篇小说。迪诺•布扎蒂是意大利家喻户晓的作家,被誉为“意大利的卡夫卡”。

我对这本书的感觉是:可读性强,但太概念化。

《魔法外套》的小说情节大都很吸引人,具有神秘、幻想风格。文字精炼,读起来顺畅。但我总觉得迪诺•布扎蒂的小说太像寓言故事了。寓言的特点是通过一个故事讲一个道理,故事的情节最重要,至于叙事技巧、人物描写等都是次要的,是为情节服务的,这就造成寓言这种文体不能充分体现文学的魅力。另外我觉得《魔法外套》里的寓言小说大多写得太“一览无余”了,意思表达得太清楚了,读完反倒让人觉得有些空虚。

寓言、笑话、侦探小说等通俗文体的共同特点是在读第一遍时最诱人,一旦你了解了全部情节,重读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好小说不是这样的,好小说不只是为了讲一个故事,而是一种文字的艺术。就像好的诗歌一样,好小说能吸引人一遍一遍地重读。

概念化的小说的特点是:我讲一个故事来传达一个概念。我不喜欢概念化的小说,我觉得小说家应该干的事是传递感觉——不管是重现你亲身经历过的感觉还是通过虚构制造感觉——你让我有感觉,你就是个好作家。

我倒是比较喜欢《魔法外套》里面一篇叫做《艾菲尔铁塔》的小说。这篇小说读起来不像一篇寓言,说的是当初建造巴黎艾菲尔铁塔的时候,本来工程师是想把它秘密地建成一座比现在高很多很多的通天塔。小说中描写了建筑工人在巴黎上空的云层里修筑这座建筑时的奇异场面。我更喜欢这种没有太明确的主题,但能给人留下带有画面感的记忆的小说。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蒙着眼睛的旅行者》书评

我觉得吧,目前国内大部分严肃文学作品存在一个通病——无趣、缺乏想象力、技法简陋。我比较喜欢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大陆文坛,那时经常有让人兴奋的东西出现。现在呢?随便翻开一本文学刊物,满眼是无趣的题材、无趣的故事、无趣的文字,竟然没有几篇小说能让人读下去。

不想扯得太远。写这篇小文主要是谈一本书,名叫《蒙着眼睛的旅行者》,作者朱岳。上个星期某天傍晚偶然在书店看到这本书,书名和作者以前都没听说过,但翻了翻,就决定买了下来。

《蒙着眼睛的旅行者》收录了作者朱岳的三十多篇短篇小说,封面上赫然印着“中国的博尔赫斯!”几个醒目的字,这也许是书商吸引读者的策略,但朱岳的小说和博尔赫斯的东西确实有相似之处——短小、内容远离现实世界、充满想象力、有趣、带有学者气质。

在小说《垒技》中作者杜撰了一种叫做“垒技”的技艺,即把物品堆积起来的技术,并煞有介事地简述了这门技艺的发展史。小说《万能溶剂》的主人公发明了一种可以溶解一切物体的溶剂(曾遭到爱迪生的嘲笑:“年轻人,你打算用什么来装这种万能溶液呢?”),而烧杯中被融解的物质形成了一个幻念中的城市。

《蒙着眼睛的旅行者》中的小说大部分以模仿翻译小说的笔法写成,故事背景大多发生在西方,人物的名字也大多是格林、玛格丽特之类。作者自己在后记中说:“既然西方作家可以臆想一种怪诞的东方情调,我们为何不能如法炮制?”我觉得他说的没错。

我喜欢《蒙着眼睛的旅行者》这本书,我觉得当下的国内文坛缺少这种东西。读这本书的感觉有点儿像读《聊斋》,也有点儿像读博尔赫斯。这些小说的意义在于呈现了想象的魅力、思维的趣味。也许有人会批评这些小说离现实太远、模仿的痕迹太重,没有形成个人特色,但我觉得小说写得有意思、有创意,让人有读下去的欲望就算不错了。在当今的国内文坛,有多少作品能达到这些看似很基本的要求呢?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鼓浪屿,Babycat Cafe,涂鸦

5月23日,携妻游鼓浪屿。晚遇雨,入Babycat Cafe,见留言簿,涂鸦三幅。

Babycat Cafe,手机拍的,不太清楚。

我老婆画的,据说是我。

我画的,一群猫。

我画的,猫。

文章分类: 我行我述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