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腔调》(虚拟书评)

(作者注:所谓“虚拟书评”是一种文字游戏,即为一本并不存在的、虚拟的书撰写书评。)

贾壁牧先生的新作《腔调》可以被当作一本探讨修辞学的语言类专著阅读,然而明察秋毫的读者会很容易发现这本书的社会学意义和它强烈的娱乐性。

在《腔调》这本厚达809页的著作里作者试图探讨“腔调”在人类语言中的表现和作用。对于这个看似严肃、充满专业性的话题作者并没有采用一般学术著作常用的枯燥、教条的学术腔调,而是用近似聊天、充满幽默的白话语言娓娓道来。

也许一般读者对“翻译小说对汉语腔调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样的话题并不十分感兴趣,然而《腔调》这本书里提供的大量语言实例却是可供大多数读者带着兴趣共同分享的:从战国时期的纵横家游说的腔调到“超级女声”评委点评的腔调,从美国总统的就职演说的腔调到澳大利亚摇滚歌星接受电台采访的腔调,从酒席上敬酒的腔调到农贸市场上讨价还价的腔调,从文化大革命时期恋人情书的腔调到“80后”一代在网上聊天时的腔调……《腔调》这本书为我们呈现了一幅人类语言中不同腔调的“清明上河图”,读罢让人回味不止。

《腔调》这本书的另一个特色是作者做到了与时俱进。在“网络时代的腔调”这一部分作者探讨了互联网时代网络语言的腔调,列举了大量博客文章、论坛帖子、网上聊天的文字腔调,并组织了一个特别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似乎显示,网络读者在阅读例如博客这类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的文章时更加偏爱口语化、随意、不修边幅的腔调,而同一读者在阅读纸媒书籍、期刊杂志时会更希望读到正规的、文字中规中矩的腔调。作者提供的这种研究调查结果无疑将对媒体和作者具有参考价值。

值得一题的是,作为《腔调》的作者,贾壁牧先生在这本著作里展示了自己作为一名当之无愧的“腔调大师” 的娴熟的文字功力。正如作者所说:“对于一个文字作者来说,能否形成自己独特的、标签性的腔调往往是他(她)能否成为一名大师的最后一道门槛”。显然贾壁牧先生已经跨过这道门槛,而笔者本人只能作为门槛另一侧的一个面目模糊的作者用这种千人一面的知识分子腔调撰写这篇关于《腔调》的书评。

文章分类: 虚拟书评 | 评论



我的二百五问卷调查

亲爱的读者:

你们好!

有数据显示,我这个博客的订阅读者数量已经超过250个。为了纪念这个有意义的数字,我决定搞搞清楚是什么人在读我这个博客,因此制作了一个“二百五问卷调查”。如果您是我这个博客的读者,能否麻烦您花1分钟时间填写下面这个问卷调查:

这个问卷调查是在一个免费网站做的,填写完后有一页要你注册的广告,别理它。

多谢!

文章分类: 胡思乱讲 | 评论



《过于喧嚣的孤独》

读了一阵村上春树之后开始读赫拉巴尔的《过于喧嚣的孤独》,感觉就像喝了一瓶汽水之后端上来一碗老火烈汤。

过于喧嚣的孤独——这个小说名字散发出的气质就和整部小说一样,像一部古典交响乐,演奏着带有浪漫色彩的悲怆,让人感到一种饱含激情的落寞。

《过于喧嚣的孤独》是捷克作家赫拉巴尔(1914——1997)的中篇小说代表作,讲的是一个废品回收站的垃圾工,三十五年来每天在阴暗的地下室里用打包机把废旧的书籍、纸张用压力机打成包,然后运走进行再回收。这个孤独的垃圾工热爱阅读,每天他从别人丢掉的垃圾中捡回一本本书,如饥似渴地阅读,并加以珍藏,靠这种方式他获取了知识,阅读了黑格尔、老子、歌德、尼采、席勒等大师的作品。这位垃圾工对阅读、对知识和艺术有这一种近乎宗教式的热情,他会在每一个垃圾包里放上一本他珍爱的书籍,有时还用一些被当作垃圾扔掉的名画复制品装饰这些垃圾包。

《过于喧嚣的孤独》这篇小说通篇采用第一人称叙事,几乎不怎么分段,也没有太多直接引用的对话描写,读起来像聆听一位老者的倾诉。这种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叙事让人感觉像一场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滴里夹带着布满铅字的书页,夹带着冒着泡沫的啤酒,夹带着一窝窝在地下室里生长的小耗子,夹带着一堆堆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夹带着茨冈女人的裙角、夹带着布拉格阴沟里的水流声、夹带着歌德、席勒、耶稣、黑格尔、梵高向我们头上袭来。

对于每一个爱书的人来说,阅读本身就是一种“过于喧嚣的孤独”——一个人孤独地阅读,在书中体会气象万千的喧嚣。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您瞧您,脸上的皮肤没血色,近视镜后面的眼神不聚焦,一看就是个24小时不离开电脑的主儿。我都不用问,您肯定脊椎、颈椎、尾椎都时不时疼痛。要是仔细瞧,右手布满老茧,那是常年以来被鼠标给磨的。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您打别人不知道什么叫EMAIL的时候就再也不写信了,别人都开始用EMAIL了您老人家又开始玩儿MSN了,别人都上MSN了您老人家又上Twitter、上“饭否”了。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网络上有什么东东您都找得着。您自己都记不清自己下载过多少部电影,这些电影您自己都看不过来,这事儿想起来您自己也觉得挺烦的,最后您终于拿定注意:只下、不看!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您开了无数博客,所有的BSP都有您的帐号,可您就是拿不定注意在哪儿扎根儿:新浪、搜狐吧您觉得俗,Blogger您觉得好可咱中国老百姓上不去呵,Live Space吧,界面太难看,Bokee吧,您又觉得CEO不靠谱。后来您真急了,干脆自己注册了个域名,自己租用服务器,您终于独立了!可接下来用什么博客软件又把您愁着了,什么OBLOG、Z-BLOG、MOVABLE TYPE,您都研究着,最后果不其然,您决定选用WordPress。这下您踏实了,花一晚上装上软件,又花一礼拜挑选模板,再花一个月试用各种插件儿,最后您都成WordPress 专家了。您的独立博客终于开张了,您的博客内容也非常专一:不聊别的,只聊WordPress!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早些年您还偶尔看报,如今您连新浪网的新闻都不看了。您所有的消息全部来源于别人的博客。您在“抓虾”订阅了400个博客,每15分钟您就上到“抓虾”看看有什么新文章,大部分情况下您每次上去都有冒着热气儿的新文章出炉,可是有时候也难免一篇新博客都没有,这时您就忽然感觉到一种叫做“寂寞、空虚、失落”的心情。您盯着电脑呆了,不知道该干什么,您不断刷新该网页,不断刷新该网页,直到最后——我靠,和菜头又写新文章了!王三表又写新文章了!您终于舒了一口气,这下您乐了,您又有事儿干了,生活又有意义了,您又是您自己了!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盲柳睡女》(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上周读了一本英文版的《海边的卡夫卡》以后,开始注意村上春树的英文版小说集,后来发现北京不少地方都能买到,比如 SOHO 现代城的光合作用书房、新光天地地下一层的光合作用书房,三里屯 Bookworm 英文书店等地都有村上春树的英文版书,连国贸地铁A口盗版书小摊儿上都摆着一本《Kafka on the Shore》。

于是又买了一本叫《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的村上的英文版新书,国内好像译作《盲柳睡女》。这本书是村上春树的第三本英文版短篇小说集,2006年出版,当年即获第二届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Frank O'Connor International Short Story Award )。这个小说奖是世界上奖金金额最高的短篇小说奖(35,000 欧元 ),前一届(第一届)获奖者是旅美华人女作家李翊云(Yiyun Li)。恰好我大学同一个系的同学里有一个比我们低一级、晚一年去美国的女生也叫这个名字,后来一查,同一个人。

这本《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是周六晚上在三里屯的 Bookworm 买的。住在北京喜欢英文读物的朋友应该抽空逛逛 Bookworm,这是一个集书店、图书馆、咖啡馆为一体的地方,有不少原版书出售,还可以借阅(需交年费),有时还组织英语文学沙龙什么的,上次去听过一个严歌苓的讲座,还碰到《读库》主编老六老师。

《盲柳睡女》是一本短篇小说集,已经读了几篇,感觉比《海边的卡夫卡》好。村上春树前言里说他是在写长篇小说的间隙创作短篇小说的。我觉得他的短篇比长篇高一个层次。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