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手机拍798

文章分类: 视觉训练 | 评论



Google Chrome: 来自谷歌的浏览器

今天,Google(谷歌)发布了一个最新的软件——Google Chrome(下载Google Chrome),一个开源的浏览器。这样,除了IE、FireFox、Safari等浏览器以外,今后上网又多了一个Browser的选择:Google Chrome。

显然,这是Google挑战Microsoft之作。我在网上通过视频观看了从Google总部直播的Google Chrome发布会,听到一些Google工程师对Google Chrome的介绍。看来Google Chrome的“卖点”包括:更快、节省资源、更安全等等。(说实在的,没有什么革命性的东西)。

我初步试用了一下Google Chrome,感觉还行,但也没有什么让人爱不释手的特色。尤其在界面方面,我用的是Windows XP,平时常用的IE7带有“字体渲染”功能,显示的字体边缘非常流畅,视觉效果清爽,而使用Google Chrome就不再有“字体渲染”的效果,字体回到早期IE(包括最新FireFox)的毛毛糙糙的效果。我还特意将Google Chrome的中文缺省字体改成“微软雅黑”,虽然中文显示好看了一些,但颜色太淡,还是不太爽。(Update:我发现这个问题可以通过使用Windows XP的ClearType解决)

Google在世界各地拥有大量的粉丝,所以Google Chrome可能成为最近几天IT爱好者谈论的热点话题。我本人喜欢Google的一些产品(比如Google Earth),不太喜欢另外一些。我觉得Google产品最大的优点是“简洁”,而最大的不足是太不注重美观,很多产品界面比较糙(例如Gmail、Google Reader等),一看就出自程序员之手,没有经过足够的美工修饰。其实,美观是非常重要的,否则Apple怎么能这么火呢?

诚然,对于搞IT的人来说,“每个Tab都是一个独自的Process”这种特色是被可以当作重点来介绍的,可是广大的一般使用者谁又能听懂您说的是什么呢?

下载Google Chrome:http://www.google.com/chrome

文章分类: IT互联网 | 评论



鹦鹉有才(漫画练习)

文章分类: 视觉训练 | 评论



关于雷蒙德•卡佛的15条闲扯

1. 这个月(08年8月)是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逝世二十周年。本月的国内刊物上几乎没有看到什么谈论卡佛的文章。我想原因很简单:卡佛在中国还并不特别出名。目前大陆还没有出版过任何中文版的卡佛小说集。

2. 不过,卡佛在国内还是拥有不少爱好者的。不少业余译者已经把很多卡佛的小说译成中文,其中译得最多、也最有名的译者叫小二。在豆瓣网的“雷蒙德•卡佛小组”能找到很多小二等人翻译的卡佛小说。另外,一个叫做“寻找雷蒙德•卡佛”的博客也收集了很多卡佛小说的中译本。我自己也翻译过一篇卡佛的小说

3. 我听说,今年年底译林出版社将出版卡佛小说集《大教堂》的中译本,译者为肖铁。又听说,明年“九久读书人”将推出卡佛的自选集《我打电话的地方》,翻译不是别人,正是小二。这两本书出版以后,国内读者就能读到卡佛全部的小说。

4. 雷蒙德•卡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作家?雷蒙德•卡佛是一位著名的短篇小说家(也是一位诗人),他是二十世纪后期一位重要的作家,他对短篇小说在八十年代的复苏起到了重要作用。

5. 我常听人说卡佛的小说是写美国中产阶级的。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卡佛笔下的人物更多属于“蓝领”阶层。

6. 卡佛小说的用词简单、口语化。如果你有一定的英语阅读能力,用不着通过中译本欣赏卡佛,可以直接读英文版。英文版我推荐这本《Where I'm Calling From: Selected Stories》

7. 有两个文学名词和卡佛有密切关系:“极简主义”(Minimalism)和“肮脏现实主义”(Dirty Realism)。

8. “极简主义”说的是卡佛的写作风格。卡佛的很多小说(例如《为什么不跳个舞呢?》)给人“惜字如金”的感觉,这和海明威的写作风格颇为相似。“极简主义”一直被认为是卡佛小说最突出的特色——直到最近大家得知:很多卡佛小说的初稿并不是如此的“极简”,如今我们看到的版本原来大多经过一位名叫 Gordon Lish 的文学编辑的大刀阔斧的删节才有了“极简”的风貌。所以我们不得不承认,“极简主义”的形成有 Lish 的作用,而也许“极简”并不是卡佛的初衷。

9. 现在大家知道了 Lish 的存在,很多人自然就会想把“删节前”和“删节后”的版本对照来读。我读过卡佛的小说《A Small, Good Thing》,一看就是“全版”,很不“极简”,读时的感觉是:呵呵,有点儿啰嗦啊。这篇小说还有一个“删节版”,收录在村上春树编辑的小说集《生日故事》(Birthday Stories)里面,改名为《The Bath》,我简单翻过那本书,但没有来得及仔细比较两个版本孰优孰劣。而另外一篇小说,《大教堂》(Cathedral)也不“极简”,我强烈认为属于“未删节版”。《大教堂》我非常喜欢,小说中有很多看似繁琐的细节描写,但对于刻画人物心态不可缺少。《大教堂》是我读过的卡佛小说中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10. 另一个和卡佛有关的术语是“肮脏现实主义”(Dirty Realism),说的是小说的主题。我曾想过卡佛和海明威的区别在哪里,得出的结论是:海明威表现的大多是人性中正面(positive)的东西,而卡佛描绘的大多是负面(negative)的东西。虽然海明威也写失败者、写“迷惘的一代”,但他笔下的失败者是有风度的失败者,人物即使迷惘,也不失英雄气概和浪漫气质。而到了卡佛这里,我感觉他笔下的人物几乎都是些平凡的、没有光彩的、彻底的失败者:失败的婚姻和爱情、酗酒、吸毒,这些困扰很多凡人的问题正是卡佛乐于描绘的主题。

11. 看看卡佛本人的照片吧:这绝不是一个优雅的知识分子型的人。我感觉:这是一个脾气暴躁、酗酒、敏感、(可能有时比较粗鲁)、经常生活在负面情绪困扰之中的人。

12. 但我感觉卡佛和海明威除了“文字极简”之外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大汉的抒情。假如没有那些并不张扬的抒情,卡佛笔下的那些失败者的故事还有什么好看的呢?

13. 所以我想,卡佛小说的最适读者(注意我说的是“最适”)绝对不是“小资”一族。卡佛作品的最适读者大概是那些30岁以上、已婚、有过事业挫折或婚姻失败的历史,或者至少对生活持比较悲观态度的人。

14. 有的读者可能有这个疑问:卡佛的“佛”字到底应该读成 Fo(如“佛教”)还是 Fu(如“仿佛”)呢?这个问题好像尚无标准答案。根据 Carver 这个词的英文发音,我感觉好像前者(Fo)更加合适。

15.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多好的小说标题,这个由卡佛(也许是 Lish)发明的句式如今已被广为模仿,在很多英文网站和杂志上经常能够看到这类“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XXXX”式的标题。我希望中译本的译者不要把这个精彩的句子简单地翻译成《我们谈论爱情时都说什么?》这种淡而无味的标题。我本人建议《谈论爱情时我们谈论着什么?》,或者其它更好的翻译,至少让“谈论”这个词出现两次。拜托。

文章分类: 文坛张望 | 评论



书架上的几本闲书

首先宣布一下,我在上一篇博客里没事儿找事儿发起的“你问,我答”活动已经胜利结束,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同时希望同志们别再提新问题了,大家有时间还是多干点儿正事儿吧——

比如读书。我来介绍几本我读过的非文学类的闲书,包括一本中文的,两本英文的。

《写给大家的简明世界史:从远古到现代》 (中文,恩•贡布里希 著,ISBN:9787563339501)

几年前我从美国去欧洲转悠了大半个月,当时感觉自己在世界史方面的知识近乎于文盲。这种情况在美国混还能凑合,因为美国历史本来就不长,可是到了欧洲,你就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白痴。于是急于找一本书来恶补一下世界史。好像是在爱丁堡的一家书店里发现了这本书的英文版,当时没买,回国后发现了中译本,这个中译本的好处是配了不少插图,印得也很舒服,于是买了下来。如果你像我一样历史知识贫乏,建议读一下这本书,这本书文字非常通俗,故事性强(好像本来是一本写给青少年的读物),非常适合史盲恶补世界历史。

《非设计师的设计手册》(英文,原名:The Non-Designer's Design Book,作者:Robin Williams,ISBN:0321534042)

搞网页设计、玩儿Photoshop、自己印个小海报——这些事儿好多人都干过,但要向专业水平靠拢,还是应该学一些最基本的平面设计技巧。如果你不想跑到美院旁听、不想被过于专业的教材搞得没了胃口,你可以试试这本Robin Williams(一位美国女设计师)写的《非设计师的设计手册》。别看这本书很薄,文字很少很浅显,却介绍了平面设计的一些最基本的原理,比如集结(Proximity)、排列(Alignment)、重复(Repetition)、对比(Contrast)等等。这本书还介绍了字体的运用并提供了一些小的设计练习题目。这本书写得轻松,读着有趣,图画占了一半篇幅,是一本很适合门外汉学习平面设计的入门读物。

《后现代主义入门》(英文,原名:Postmodernism for Beginners,作者:Jim Powell and Joe Lee,ISBN:1934389099)

谁说漫画书是给小孩儿看的?谁说漫画书一看就能懂?这本名叫《后现代主义入门》的漫画书我估计不少号称知识分子的人读起来也会磕磕绊绊的。什么是后现代主义?如果你想找一本书来搞明白这个问题,你很可能会遭遇一些学术论文式的读几页就能治好失眠症的让人望而却步的书。相比之下,这本以漫画书形式出现的介绍后现代主义的小书就让人感觉轻松多了,虽然书中不少介绍哲学理论的文字还是难免让人读起来感觉云山雾罩的,但是这些文字旁边的那些漫画至少可以让你稍稍娱乐一下。很显然,大学里讲后现代主义的教授是不会把这样一本漫画书列在必读书单之内的,可是学期结束前有多少学生偷偷靠读这本书来准备考试,那就不得而知了。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