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鲁迅先生手迹一幅(书法练习)

我决定让这个水平不高的赝品展览再继续一会儿。

文章分类: 视觉训练 | 评论



康有为先生手迹一幅(书法练习)

家中珍藏康有为先生真迹一幅:

文章分类: 视觉训练 | 评论



“台北速写”之:永康街

假如有朝一日成为台北市的居民,我希望我的住处靠近永康街。

永康街一带,找不出什么名闻遐迩的景点,查不到什么源远流长的历史,也看不见什么过目难忘的风景。这是一片近乎普通的台北街区,窄窄的马路,低矮的楼房,幽深的巷弄,闲适的居民。这一带的街道懒散、低调、平民化、不施脂粉、素颜示人。就像其他台北住宅区一样,此处的巷子里同样停着一排排铁味儿十足的摩托车和自行车,小公园里同样坐在晒太阳的男女老少、街坊邻居。时而也有挎着相机的游客经过,但他们还没有多到泛滥成灾的地步。这里的居民仍然可以穿越下午的阳光,到马路对面的小吃摊上买一碗豆花,或者到街角的小饭馆儿里点一碗刀削面,慢慢悠悠地享受一会儿闲散时光,然后不紧不慢地溜达回阳光里,直至消失在附近的某一条巷子中。

在我看来,永康街很不经意地聚集了台北的几样妙处:巷弄、小吃、书店、咖啡馆。摄影师未必能在这条街上找出一个最佳角度、捕捉到一个最佳镜头来彰显其美,可是,当这些各自面目并不见得多么光鲜亮丽的巷子、饭馆、小吃摊、旧书店、小咖啡馆被这样不经意地铺排在一起,它们竟能调制出一幅如此舒服、自然的街景画儿,让你在流连徜徉之余,不禁想要亲自住进去。

难怪台湾的作家喜欢永康街。听说舒国治喜欢住在这附近。听说唐诺的《在咖啡馆遇见14个作家》中提到的那个咖啡馆就开在这条街上。听说这家咖啡馆里也经常坐着他的太太朱天心。在那本书的序言里,唐诺写道,透过咖啡馆二楼的玻璃窗,他偶尔会看见小说家骆以军牵着两名小儿从这条街上走过。

也许可以说,永康街是台北气质的一个写照。这里旧而不破,再乱也不脏,日子过得安逸、融洽,空气里永远闻得到人情味儿。居住在这条街周围的人们未必能察觉这种司空见惯的过日子方式有任何特色可言,然而我,走在台北的永康街上,却是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

文章分类: 我行我述 | 评论



胡适先生手迹一幅(书法练习)

近日得赠胡适先生书法一幅。原文如下:

“有一种花儿,叫海棠花儿。有一种范儿,叫民国范儿。”

文章分类: 视觉训练 | 评论



二〇一〇不完全小结

1. 2010年,大部分时间待在香港。花了些时间学习粤语,书展期间听粤语讲座,竟能听懂一大半,颇见功效。口语依然不给力,每每以粤语开腔,对方礼貌地答以普通话,微笑后面似乎藏着一句:一听你丫就不是本地人。

2. 几年来已习惯于以异乡人的身份生活在某地。愈发体会到:若想深刻看透某地的特色与本质,最佳途径就是搬到另外一个地方住着,然后远远地回顾、咂摸前者的滋味儿。

3. 若不可行,旅行也是一个办法。2010年去了趟阳朔,去了趟东南亚,又去了一趟台湾。其中台湾之行印象最为深刻(留待后述)。不管是东南亚还是台湾,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有比香港更大、更体面的书店。

4. 说到读书,2010年的阅读量并不是很大。所读文学作品中,短篇小说倒是占了不小的比例。卡佛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波拉尼奥的《Last Evenings on Earth》、《The Insufferable Gaucho》、布鲁诺•舒尔茨的《鳄鱼街》、朱利安•巴恩斯的《The Lemon Table》、麦克尤恩的《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奥康纳的《好人难寻》、阿乙的《鸟,看见我了》等等。

5. 长篇小说也读了几本。Jonathan Franzen 的《Freedom》可谓美国年度最火文学小说。虽然有炒作过度之嫌,但这本大部头小说我是真的读进去了,而且对书中人物生出一些情感。我虽然并不好“当代现实主义小说”这一口,但真正写得好的,还是能够感受到它的好。《Freedom》绝不是炒作出来的烂小说,我从头到尾读完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本书写得很不错。

6. 我是在 Kindle 上读完《Freedom》的。在读书方面,2010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我买了一台 Amazon 的电子书阅读器 Kindle DX。有了这玩意儿,很多以前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美国刚刚出版的英文书可以马上(低价、无运费)下载阅读;大量的 PDF 资料读起来也再不需要因为怕费眼而打印出来;出门时带上它,如怀揣上百本书,心里踏实。

7. 于是说到科技方面了。2010年最火的网站无疑是新浪微博。此物容易让人上瘾。这就好比你在公司的格子间里工作,隔壁的休息室里永远有一帮人手托咖啡杯在那儿眉飞色舞地神聊,时时刻刻牵动着你的注意力、令你分心、让你老想挪动屁股走到那间人气旺盛的屋子里看看大伙儿都在聊什么呢。我强烈怀疑这玩意儿会影响工作。

8. 微博时代开始了,我眼见很多以前博客写得比较勤的人都转移到微博,渐渐把博客给“荒废”了。但我想提醒大家:微博这玩意儿及时性虽强,但并不适合保存文字,要是您时不时写点儿内容有些深刻、文字有些质量的东西,建议您同时弄个博客,至少定期把这些东西存个档什么的,否则这些用了心的文字很容易被淹没于大量的没心没肺的闲话当中,有一天可能找都找不着了,多可惜啊您说。

9. 2010年看了几部电影(《让子弹飞》等贺岁片还没看)、几场演出,听了一些歌。《盗梦空间》的故事创意非常不错,如果人物刻画、台词再精致点儿就更好了。获得美国影评界高度评价的《The Social Network》我怎么觉得没什么亮点?大概观众对搞 IT 的这帮 Geek 不熟悉,心存好奇。几年前在硅谷见足了这号人,所以没觉得有什么新鲜的。

10. 2010年让我稍稍感动了一下的电影是一部不见经传的欧洲电影《The Concert》。这部片子大部分篇幅都是非常传统(甚至有些接近俗套)的俄罗斯式黑色幽默,但在最后二十分钟完整地呈现了柴可夫斯基的一部交响乐作品,竟然十分感人。

11. 2010年发现了一个叫雷光夏的台湾六零后创作型女歌手,写的、唱的都很好听。

12. 2010年看过的最精彩的演出是在香港演艺学院小剧场的一场免费演出,两位不知名的女歌手(一位来自德国,一位来自法国,都已有些年纪)分别独唱法国香颂。那位法国歌者开始时戏谑、轻快,后来忽然开始抒情,竟然把《La Vie En Rose》这样的熟歌唱得凄楚动人,也竟然能在一首歌里同时传达欢乐和哀伤两种情绪,看得人情绪起伏,十分感动。

13. 2010年有幸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文集《虚拟书评》,也获得了一些好评和关注。想想这件事,觉得这一年过得好歹也算是有个交代。

文章分类: 胡思乱讲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