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声展”观影记录

最近北京有一个叫“大声展”的艺术活动,其中的电影放映部分安排在SOHO现代城,离我家很近,所以这些天经常溜达过去看免费电影。这个影展放映的影片属于独立制作、小投资、DV拍摄的那一类,现将观后感记录如下。

《西海村》 (导演:高文东)

一部30分钟左右的短片,全片仅一个未经剪接的长镜头,跟随主人公行走在一个即将被拆迁的海边居民区,无台词。这部片子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那个长长的长镜头以及背景中村子里各种各样的声音。

《下午狗叫》 (导演:张跃东)

一部玩儿另类风格的片子,情节上故意缺乏逻辑性和连贯性,节奏缓慢,人物对话故意安排得不知所云、前言不搭后语。由三个故事组成,演员包括导演张跃东、作家韩东、音乐人小河等。小河精彩的配乐为这部片子增色不少。个人觉得第三部分那个卖西瓜的故事太过“现实”,和整体风格有些不符。

《大酒楼》 (导演:邱炯炯)

一部104分钟的黑白纪录片,记录了四川乐山一家大酒楼里的生活百态。前半部分较沉闷,从中间开始加入人物的访谈,有些比较幽默的对话,结尾部分试图将主题深沉化。某些镜头带有经典黑白电影的味道。

《远离》 (导演:卫铁)

一部描写弟弟从农村进城找哥哥帮助找工作屡屡碰壁的故事。剧情、表演、影像均无亮点。

《好多大米》 (导演:李红旗)

和《下午狗叫》一样,是一部玩儿风格的片子,但比前者精彩。虽然节奏缓慢、人物呆滞,但这正是导演要的风格。影片黑色幽默成分较重,有一些爆笑台词。配乐是左小祖咒,演员包括张跃东、韩东、左小祖咒等。我很喜欢这部片子。

《马乌甲》 (导演:赵晔)

电影描写了广西边境农村的一家三口(妈妈和两个儿子),因为小儿子患先天贫血症,哥哥不得不为弟弟定期输血。不同于其它制作简陋的DV影片,这部片子摄影讲究、影像精美、叙事细腻、演员(全部是当地群众演员)的表演自然、精彩。虽然我对这部片子的主题和对主题的表现方式持保留意见,但我觉得此片无疑是影展最精彩的影片之一。

《背鸭子的男孩》 (导演:应亮)

大声展的策划人欧宁极力推荐此片,但我看后有些失望。这部片子写一个农村小孩进城寻找打工六年不归的父亲。也许是因为摄影太像电视剧了,也许是因为影片中某些情节存在瑕疵,也许是因为演员的表演不够完美,我不觉得这部片子有太多过人之处。

《北海怪兽》 (导演:彭磊)

影展中上座率最高的片子,爆棚。影片讲的是一个无聊青年先被外星人侵入大脑,后来又和他人联手反抗入侵地球的外星人的故事。这部片子据说是中国大陆第一部 Cult Movie,除实景拍摄外还包括粘土动画和剪纸动画。和影展上其它拍得很“重”的影片不同,这部片子极力追求的是“轻”:无厘头的主题、夸张的情节、粗俗的对话、低廉的特技效果——这部片子达到了它所追求的效果,而且这部片子的存在为这个影展增加了轻松的成分,起到了平衡的作用,让人看到独立电影并不全是那些事事儿地追求“艺术”的东西。

《枉少年》 (导演:许学文)

22分钟短片,描写了一所香港中学里的一群“问题学生”。摄影、剪辑等技术方面比较精致、专业,故事本身一般。

《走吧!60》 (导演:凌宇翰)

30分钟香港短片,写了一个正在走入60岁的女人的内心感受。拍摄手法平实,不摆“艺术片”的架子,摄影、剪辑非常专业,表演也很好。能够在30分钟里通过平实的电影语言塑造丰满的人物形象,足见导演功力。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



好莱坞爱情喜剧的编剧套路

我看过几本美国人写的编剧方面的书,印象是:好莱坞的电影编剧相当模式化。最近看到一些关于好莱坞浪漫爱情喜剧(Romantic Comedy)编剧模式的资料,回过头来再去回忆一下以前看过的美国爱情喜剧,发现很多电影都符合这种模式:

1. 让主角先出场,介绍其背景。如果先出场的是次要人物,观众可能犯晕。

2. 展示男女主人公的第一次见面。因为恋爱双方的第一印象最重要,所以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不能不表。

3. 在不晚于整部电影前 1/4 的时候安排主角的追求对象出场。

4. 在整部进行到 1/2 的时候主人公一定已经斩钉截铁地爱上其追求对象。这时候可以安排两人的第一次床戏。

5. 让观众知道所有的秘密。爱情喜剧中的主角往往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或隐藏某些秘密,但这些秘密必须让观众从开始就知道,这样观众才能带着悬念观看。

6. 在整部电影 3/4 的时候让男女主人公关系破裂(破裂原因往往是因为主人公的真实身份被暴露或秘密被揭穿)

7. 在电影的后 1/4 部分让主人公克服障碍(往往是自身性格弱点)重新赢回真爱。电影以大团圆的方式结束。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



《阳光小美女》影评

美国电影《阳光小美女》(Little Miss Sunshine)其实不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喜剧。尽管这部小成本独立电影在情节上具备一些喜剧因素,真正对这部电影产生共鸣的人首先感觉到的是一种不幸、压抑和无奈的气氛。影片开头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不成功”的家庭:事业上并不得意的丈夫,吸毒而且口无遮拦的老嬉皮爷爷、自闭而且仇视父母的儿子、有自杀倾向的同性恋舅舅。

美国有一些电影是专门描写“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的,大家熟悉的有《美国美人》(American Beauty)。熟悉美国社会的人对这些电影中的情节会产生共鸣,因为其实很多表面上和谐、体面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都存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家庭问题实际上是社会问题、人的自身价值问题以及人和人之间的交流问题的折射。通过描写一个不和谐的家庭来反映人的问题、社会的问题,这很靠谱。

《阳光小美女》的故事是由家里的小女孩想去参加一个叫做“阳光小美女”的儿童选美比赛开始的。一个摇摇欲坠的家庭乘坐一辆快要散架的面包车踏上了去加州参加比赛的征途。在路上出现了很多问题,这家人解决问题的方法也非同寻常。一路磕磕碰碰,而最终的结果也并不是一个大团圆的“阳光式”结局。但在这一路倒霉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发生了一些变化,人和人之间多了一些交流,每个人似乎都从中感悟了些什么,而这中间体现的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似乎让我们看到了这些“不成功”的人聚在一起作为一个家庭的意义。

我觉得《阳光小美女》的剧本写得非常好。人物刻画、情节设置都很好,关键还是尺度把握得好,既不让人觉得过于灰暗、压抑,又不让人感觉粉饰生活、兜售乐观。我想这部电影的主题格调基本上还是积极的,但它并没有表现一种盲目的、强加的积极,而是通过一些细节不易察觉地让我们产生一些感动。

我猜想《阳光小美女》这种电影要对我们说的是:这个世界确实他妈的充满了问题,你我也都确实混得不怎么样。我只想告诉你,你痛苦的时候别以为只是你一个人,你还是能够找到一些可以给你提供安慰的肩膀,即使这些肩膀可能属于一些和你一样倒霉的人。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



黄晓明版《新上海滩》

最近北京电视台在播电视连续剧《新上海滩》,新版的。黄晓明演许文强,孙俪演冯程程,李雪健演冯敬尧。片头主题歌竟然还是原来那首《浪奔,浪流》,还是叶丽仪唱,歌词换成了国语的。

感觉这部《新上海滩》拍得还是比较用心的。服装、美术都比较精致,画面有那种1930年代黑帮片的美感。不是烂片。

成败在演员。我觉得黄晓明最适合演《赤壁》的周瑜,而不是许文强——欠含蓄,欠深度,眼神太亮,让人想起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荣同志。虽然黄晓明不是最佳人选,内地演员中也想不出有什么更合适的。黄晓明同志估计再过二十年,多经点儿风雨,多受点儿打击,脸上褶子再多一点儿,眼神儿再颓一点儿,那时一不留神也许能真正成为有魅力的男演员。

在丁力的表演风格上导演走了一部险棋,把这个角色往弱智方向表现,有范伟和姜武的影子,念白还带点儿地方口音,倒是有一定娱乐性。

李雪健的冯敬尧演得好。

我估计《新上海滩》的编剧是个年轻的北京哥们儿。戏中某些对白颇豪放。冯程程的女友不说“我走了”,说“我撤了!”。在30年代的上海餐馆里,丁力大声叫侍应生:“服务员!”

片尾曲是两首新歌,丁薇作曲。其中一首男女声对唱毁于黄晓明走调的低音。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



伍迪•艾伦的秘密创作武器

喜欢伍迪•艾伦。他的电影出一部我就看一部。最近买了一套DVD——《伍迪•艾伦作品集》,算是收集全了目前伍迪•艾伦所有的电影作品。又买了一本书,叫《门萨的娼妓》,是一部合并了伍迪•艾伦三本幽默文集的中文译本。另一本相关的不错的中文书是《伍迪•艾伦电影人生》,收集了伍迪•艾伦的访谈录、对其电影的影评和内容介绍。

伍迪•艾伦基本上每年拍一部电影,自编、自导、大部分自演。这种创作速度大概没有哪个大师级的艺术家可以匹敌。伍迪在每部电影里扮演的人物几乎都是同一个人: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敏感、紧张、罗罗嗦嗦、时常倒霉的小人物。

伍迪•艾伦是一个幽默大师。他的喜剧电影轻松、搞笑。有一段时间我曾经以为无厘头电影是周星驰的独创,直到看了伍迪•艾伦上世纪七十年代拍的《香蕉》(Bananas, 1971)、《爱与死》(Love and Death, 1975)等片子,才知道谁更有可能是无厘头电影的鼻祖。

喜剧电影其实不好拍。恐怖电影吓一吓人就行了;动作电影追一追车就行了;爱情电影找俊男美女谈谈恋爱就行了。这些类型电影都可以“旧瓶换新酒”地翻版使用以前用过的俗套。但喜剧电影要让人发笑,而人只有在第一次听一个笑话的时候最觉得可笑,第二次再听就不会觉得那么可笑了。不但如此,一个不可笑的笑料往往会让人觉得不爽(大量的例子可见每年央视春晚的相声、小品类节目)。所以喜剧中必须有新鲜的笑料,笑料必须真正可笑。

伍迪自己说自己的幽默基因是天生的,别人有的天生唱歌唱得好,有的天生画画好,而他本人天生就会编笑话。早在中学时期伍迪就靠给电视台写笑话赚外快了。这种幽默天赋不能不让人佩服。

我常常怀疑之所以伍迪•艾伦这么高产,是因为他有一套秘密的喜剧创作工具,或者说他掌握了一个制作喜剧的神秘公式,这就好像一些股票高手有自己的一套买卖原则或者说炒股公式一样。伍迪•艾伦本人也许不会和我们分享他的神秘公式,不过我们可以自己试图去破解他的公式。

在情节方面,我猜想伍迪的喜剧电影的大部分是用“What if”(如果……会怎样)的方法搞出来的:“如果一个电影导演是个瞎子,那会怎么样?”——《好莱坞式结局》(Hollywood Ending, 2002);“如果一个老实人被施了法术去偷东西,那会有什么有趣故事发生?”——《玉蝎子的诅咒》(The Curse of the Jade Scorpion, 2001);“如果一个黑社会分子参与百老汇的剧本创作,会不会很有意思?”——《子弹横飞百老汇》(Bullets Over Broadway, 1994)。关键是能够想得出这些日常生活中不大会出现的特殊情形(Situation),然后再设计人物、冲突就容易了。

在人物方面,伍迪大部分电影的主角都是他本人扮演的性格上有缺点的小人物。喜剧自然要小人物做主角才可笑,对大人物、英雄我们更多的是敬仰,不会觉得可笑。而小人物有了奇遇就好玩了。一帮英雄去寻找指环王,那不是喜剧,一个民工去寻找指环王,就可以有喜剧效果。

在笑料方面,很多伍迪电影的故梗概本身就已经很可笑。例如:“几个小偷为了挖掘地道进入银行盗窃,在银行对面开了一家饼干点掩人耳目,后来,银行没偷成,这几个人却因为饼干店发了大财”(《乌龙笨贼》,Small-time Crooks, 2000)。而内容的荒诞性更是一个重要的笑料来源,例如《傻瓜入狱记》(Take the Money and Run, 1969)中抢劫犯和银行出纳员为了纠正勒索信上的错别字而争论不休。此外,伍迪•艾伦的人物的语言、表情也是笑料的重要来源。

伍迪•艾伦没有在自己的喜剧电影中犯其它一些喜剧电影常犯的错误,例如喜剧人物自己不能觉得自己可笑。马戏团的小丑之所以不可笑就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在搞笑,“超女”海选里出现的一些场面之所以很好笑就是因为那些选手以为自己正在说很严肃的话、干很严肃的事。

伍迪•艾伦已经年过七十,仍然在以每年一部的速度拍着电影。他的秘密创作武器到底是什么呢?也许就是他本人超凡的想象力。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