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五)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四)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五章

温馨提示:本章小说涉及粗口、色情、变态等不良内容,请家长和成年人务必在十八岁以下青少年的指导下阅读。

这一天枪枪路过一片山脚下的草地,当时骄阳似火,枪枪感到又渴又饿。

草地上走过来两个放牛娃。一个放牛娃对枪枪说:“你渴了吧?你饿了吧?喝我的牛奶吧,两文钱一碗。”一边说一边指着身后一头正在草地上吃草的奶牛。

不等枪枪开口,另一个放牛娃跑过来说:“喝我的牛奶吧!我的便宜,一文钱一碗!”说完指了指远处的另一头奶牛。

第一个放牛娃说:“我的碗大,给的量足!”

另一个放牛娃说:“我卖的牛奶蛋白质含量高,质量好!”

“我的奶是蒙牛牌的!”

“我的奶是三元牌的!”

“蒙牛的奶好!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

“三元的奶好!欧盟标准,首都品质!”

“蒙牛的好!中国航天员专用牛奶!”

“三元的好!喝了几十年,还得看三元!”

两个放牛娃争吵了起来。

“好了,你们别吵了!”枪枪拉开两个放牛娃说:“你们两家我各来一碗。”

枪枪喝完牛奶,顺便劝了劝两个放牛娃:“以后多在牛奶上下功夫,少在牛皮上下功夫!”。

放牛娃们点头称是。枪枪指着前面一座高山问他们:“我要翻过前面那座山,请问路好走吗?”

“路倒是不难走,不过——”一个放牛娃说。

“不过什么?”枪枪问。

“不过山上有两个男人,你要小心。”另一个放牛娃说。

“两个男人有什么可怕的?”枪枪说:“请问那座山叫什么名字?”

“断背山。”两个放牛娃一起答到。

枪枪付过钱,告别了两个放牛娃,向断背山走去。

当他爬到半山腰,看到路旁立着一块大石碑,上面刻着三个大字:“断背山”。走近仔细一瞧,旁边还有一行小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枪枪正在看石碑上的字,突然感到头部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便失去了知觉。

等他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山中的一块空地上,周围一群手持各种土制兵器的人站立两排,面前有两把高大的椅子,上面坐着两个男人。枪枪意识到自己被土匪绑架了。

见枪枪醒了,众土匪齐声朗诵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

枪枪等着他们的下句,土匪们却不说话了,一起发出一阵怪笑,脸上露出坏坏的表情。

“你他妈抬起头来!”枪枪抬起头,看到说话的是主席台上一个高大威猛、面色黝黑的汉子。

“小伙子长得蛮帅的嘛。”黑汉子旁边并排坐着一个皮肤白嫩的瘦瘦的男子,盯着枪枪说:“眉毛像言承旭,鼻子像金城武,眼神像梁朝伟,嘴唇像仔仔!”

“你他妈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黑脸汉子面带凶狠地问道。

“不知道。”枪枪感到两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你看他讲话的样子蛮温柔的呦。”白脸男子伸出兰花指指着枪枪对黑脸汉子说了一句,然后转回身对枪枪道:“小帅哥,让我来告诉你:我们是这里占山为王的艺术家,专攻人体艺术和行为艺术。我大哥江湖人称‘中央一套’,本人江湖人称‘中央二套’。关于我们的事迹可以登陆我们的网站查看:http://www.bimuyu.com/blog 。”。

“你们想把我怎么样?”枪枪问。

“我操!丫还挺横!”中央一套说。

“小帅哥,别担心。”中央二套说,“我们不会把你弄得很疼的——只要你好好配合。”说罢对手下人吩咐道:“去,带小帅哥去洗个澡,看他脏的!”

几个土匪过来把枪枪架了起来,抬到山崖后面,在一个瀑布下面冲了冲,又把他抬了回来,松了绑。

“把衣服脱了!“中央一套命令道。

枪枪不脱,几个土匪过来一把把枪枪的衣服扒光了。

“别脸冲我们站着,小帅哥,请你转过身去,背朝我们。”中央二套温柔地说。几个土匪强行把枪枪转了个身。

“一哥,你上还是我上?”二套问一套。

“二弟,我今天他妈的累了,你上吧!”

“太好了。”中央二套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从椅子上站起,向裸体的枪枪走了过来。

“非礼啦!”枪枪感到背后有人靠近,不由自主地大喊起来。

背后的人被这一喊吓住了。枪枪回头一看,见中央二套正站在自己五尺开外,手里举着一把板斧。

“谁要非礼你?”中央二套手里拎着斧子疑惑地问。

“我以为你要——”枪枪欲言又止。

“我操!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中央一套在座位上愤怒地吼道。

“你们这里不是断背山吗?”枪枪怯生生地问。

“我操!”中央一套骂道,“都怪他妈的那个美国鸡巴电影!把我们这里的名声全给毁了!”他显得异常愤怒。

“小帅哥,你想知道断背山是什么意思吗?”站在枪枪背后的中央二套问道。

“想。”枪枪答道。

中央二套举起斧头面露狰狞地说:“等这把斧子把你的后背砍断你就明白了!”说罢,抡起斧头就向枪枪砍来。

多年以后,六祖慧能在他的回忆录里是这样描述当时那个瞬间的:“当时那把斧头离我只有0.01公分,但在1/4秒时间后,这把斧头的主人就会拜倒在我的足下,因为我撒了一个慌。虽然本人平生撒谎无数,但是这一次,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慢!”枪枪大喝一声,中央二套举起的斧子停在半空中。

“我不是凡人,我是菩萨派来的。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愿望!”枪枪用双眼扫视四周,好像在说给所有人听。

后来六祖慧能在他的回忆录里写到:“当时我只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撒了一个谎。但我万万没有想到,那句话成了一个真实的谎言。从那时起,我开始相信也许我真是菩萨派来的。”

“丫骗人!别听丫的!二弟,快动手砍!”中央一套喊道。

“等等,一哥。”中央二套放下斧子,问枪枪,“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愿望。具体说是三个愿望。”枪枪说。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倒不妨试试看。”二套说。

“我操!”一套不耐烦地嚷道,“二弟你丫真烦人,还不赶快砍了小丫的!”

“你们想要什么,尽管跟我讲。”枪枪自信地说,“下面请告诉我你们的第一个愿望。”

“要点儿什么呢?”二套自言自语道,“这还真把我难住了。要什么呢?要什么呢?”

一套已经非常不耐烦,气急败坏地说:“要个鸡巴!”

话音刚落,只见天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无数物体,大家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发现身边地上已经堆满了那种物体。引用一句六祖慧能回忆录里的话:“那一瞬间,这个世界男性生殖器的人均拥有量忽然翻了好几番。”

“我——操!”中央一套吓傻了,所有的人都吓傻了,枪枪也惊呆了。

“现在请告诉我你们的第二个愿望。”枪枪强作镇静地说。

土匪们还都傻在那里,过了半天,中央一套呆呆地说:“让鸡巴消失吧!”

话音刚落,那些玩意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央一套和中央二套忽然一起捂着身体下部惨叫道:“不好!我的也不见了!”

“你们还有最后一个愿望。”枪枪说。

“把我们的还给我们吧。”

在断背山此后发生事情枪枪记得不太清楚,也许是由于当时他被眼前的奇异事件搞得有些发懵吧。枪枪隐约记得土匪们一起向他磕头跪拜,然后是好吃好穿好招待。听说枪枪要长途跋涉,临下山前土匪们还给枪枪准备了很多路上吃的干粮。

六祖慧能在回忆录里倒是记述了临走前的夜里他和两个土匪头领喝酒时的一段对话:

“我说大哥,”中央一套喝得醉醺醺的,改称枪枪为大哥,“我说大哥,其实我当时生气就是因为你把我们哥俩当那、那个了。这跟谁谁不生、生气啊?”

“其实我们只喜欢异性。”中央二套补充说。

“看来因为李安而感到尴尬的不只是中国导演。”枪枪感叹道。

“大哥,我给你讲讲我们哥俩年轻时的一段艳、艳遇吧。”中央一套来了兴致,开始讲故事,“那是十年以前,当时我们哥俩还年、年轻。有一天从山上路过一个美国娘们儿,长得那叫漂亮。叫啥名字来着?”

“叫麦当娜。”中央二套补充。

“对!叫麦当娜。当时我们本来准备把丫背给砍了,可这娘们儿用美人计迷惑我们!那可是十年以前啊大哥,我们哥俩那时候还是处、处男,经不住诱惑,就跟麦当娜过、过了一夜。”

“现在回忆起来还让我觉得销魂。”中央二套补充道。

“你猜怎么着,大、大哥?那天晚上麦当娜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小、小套套,让我们哥俩戴上,说是可以防止她怀孕。”

“避孕套。”中央二套补充。

“当时我们哥俩就照、照办了。为了纪、纪念那次艳遇,我们哥俩互相起了一个外、外号,一个叫‘中央一套’,一个叫‘中央二套’”。

“后来呢?”枪枪问。

“第二天麦当娜就走了,至今没有再见面。都十年了。”二套说。

“我说大哥,”中央一套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枪枪,“你说,那种小套套真能防止女人怀、怀孕吗?”

“科学研究已经证明避孕套不能百分之百避免女方受孕。”枪枪回答。

“我早就怀疑那玩意儿没、没啥用!”中央一套对中央二套说,“二弟,要不咱们把那个小套套摘下来吧?”

【未完待续】

作者注:本章一些笑料并非作者原创,恕不一一指明出处。

继续阅读:《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六)

相关链接:

《我的万年龟》(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四)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四)

相关链接:

《我的万年龟》(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四章

枪枪告诉妈妈他要出家做和尚。

妈妈哭了,她叹了口气道:“俗话说得好:穷人的孩子早出家!其实娘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娘生你的那一天就有征兆显示你长大后会是一个高人。”

“什么征兆?”枪枪问。

“具体细节你去看这篇小说的第二章吧。反正当时有个叫黄健翔的人预言你将来会很牛逼。”妈妈说。

“那我就先去寻访黄健翔好了,让他给我指一条明路!”

枪枪上路的那一天妈妈送她送出很远,几乎哭成一个泪人。枪枪对妈妈说:“再见吧,妈妈!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背好,部队要出发!”

妈妈含着泪说:“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于是枪枪告别了家乡,踏上了他寻找真理和黄健翔的道路。

枪枪一路晓行夜宿、翻山越岭、艰难跋涉。这一路枪枪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艰难坎坷:有时候天气非常热,热得像易中天加于丹;有时候天气非常冷,冷得像范冰冰加李冰冰再加韩寒。

这一天夜幕降临,枪枪翻过一座小山,忽然看到路边有一家灯火辉煌的热闹的客栈。枪枪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急忙走进客栈,见里面人声鼎沸、音乐隆隆。

“你们这里够热闹的!”枪枪坐在餐桌旁对侍者说。

“我们这里今晚举行《同一首歌》演唱会。来了不少大腕!”侍者回答。

“你们这里经常来歌星吗?”

“是啊,五年前周杰伦来我们这里用餐,回去以后还专门创作了一首歌。”

“叫什么名字?”

“《饭特稀》。”侍者回答道,“去年周董再次光临我店,回去后又写了一首歌。”

“叫什么名字?”

“《依然饭特稀》。”

“有意思。”

“请问您想吃点什么?”侍者递上菜单。

枪枪想吃自己家乡的风味,就问:“有玉米吗?”

“稍等。”侍者退下。

过了一会儿桌边围过来一群十八九岁的小破孩儿,一个个打扮得还挺时髦。“谁找我们?”其中一个短发小女孩问枪枪。

“我要的是玉米。”枪枪说。

“我们就是玉米——李宇春的粉丝。有事吗?”

“对不起,误会了!”枪枪把那帮人打发走,叫过侍者,又问:“有凉粉吗?”

半分钟后桌边围过来一群小破孩儿,一个个打扮得还挺时髦。“谁找我们?”其中一个问。

“我点的是凉粉。”

“我们就是凉粉——张靓颖的粉丝。有事吗?”

“对不起,误会了!”枪枪把那帮人打发走,叫过侍者,说:“算了,先不点吃的了。口渴了,你们这里有奶茶吗?”

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在桌子旁边,笑眯眯地问枪枪:“我是刘若英,你想要我的签名是吗?”

“我想要的是奶茶。”枪枪答道。

“他们都这么说。”刘若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露出两个酒窝,急忙用手捂住了嘴,然后在枪枪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过了片刻,脸上又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的表情。

“这位姐姐,你有什么心事么?”枪枪关心地问。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一辈子都这么孤单。”刘若英眼睛望着角落,好像在自言自语,“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

“为什么会这样?”

“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天空越蔚蓝越怕抬头看,电影越圆满就越觉得伤感。”

“您喜欢的人是谁能告诉我吗?”枪枪好奇地问。

“他的名字叫黄健翔,我曾深深地爱过这个男人。”刘若英眼睛依然望着别处,仿佛在喃喃自语地说,“我情愿陪着他,陪呀陪到老,除了他我都不要,他知道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

“后来呢?”

“后来我们分手了。”刘若英平静地说,“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巧了!我就是去找黄健翔的。”枪枪说。

“酱紫啊!”

“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讲的是台湾国语,‘酱紫啊’就是‘这样子啊’”。

“你有什么话要我转告给他吗?”

刘若英陷入了沉默。过了片刻,她叫过侍者,点了满满一桌酒菜让枪枪吃。枪枪狼吞虎咽地把食物一扫而光,而刘若英却一直在旁边发呆,没有吃一口饭。

吃完饭,刘若英付了帐,枪枪抹了抹嘴角的油对刘若英说:“这位姐姐,我要上路了。谢谢你请我吃饭,饭很好吃。”说完就要往外走。

刘若英拉住枪枪的手,有些激动地说:“小弟弟,我能托你给黄健翔带一件东西吗?”

“可以。”

“真的吗?”

“真的。”

刘若英从LV手袋里掏出一张纸,声音略带激动对枪枪说:“这是一张肯德基的优惠卷!健翔可以用它买一个田园脆鸡堡,外加一杯百事可乐,能便宜3块钱!”

“我一定带给他!”枪枪收好优惠卷,告别刘若英,走出客栈。

“等等!”枪枪走出百余步,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他。回头望去,只见刘若英泪流满面地站在客栈门口,高声对枪枪喊道:“千万别忘了转告健翔:此优惠卷不做现金使用,且不能与其它优惠同时使用!此优惠卷仅限非早餐时段使用,每次消费仅限使用一张,且不适用于肯德基宅急送!”

“放心,我一定告诉他!”枪枪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刘若英站在那里,已哭成泪人。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五)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三章

有史料记载,除了佛教,世界其它各大宗教都关注过六祖慧能。

首先对枪枪发生兴趣的是基督教。上帝曾经变成一个老者来试图收枪枪为徒。

那天枪枪正在一棵树下歇脚,抬头一看:打南边儿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拄着一根儿倍儿白的白拐棒棍儿!

枪枪傻笑着对老头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什么意思?”上帝疑惑地问。

枪枪说:“您长得跟绕口令似的。”

上帝觉得这孩子很不靠谱,生气地走了,临走扔下一句话:“傻孩子,等你想明白了上网找我。我的网址是:http://www.bimuyu.com/blog 。”

后来,伊斯兰教也对枪枪发生了兴趣,于是安拉变成一个老者来收枪枪为徒。

那天枪枪抬头一看:打南边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拄着一根儿倍儿白的白拐棒棍儿!

枪枪傻笑着对老头说:“扁担长,板凳宽,板凳没有扁担长,扁担不如板凳宽。”

“什么意思?”安拉疑惑地问。

“您长得太像绕口令了。”

安拉生气地走了,临走说:“我的网址是:http://www.bimuyu.com/blog 。”

后来道教也对枪枪发生了兴趣。一天太上老君变成一个老者来收枪枪为徒。

枪枪抬头一看:打南边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拄着一根儿倍儿白的白拐棒棍儿!

枪枪傻笑着对老头说:“打南边儿来了一个喇嘛,手里提着五斤鳎蟆。打北边儿来了一个哑巴,腰里别着一个喇叭。”

“什么意思?”太上老君疑惑地问。

“您才出现三次,我的绕口令水平都过六级了。”

太上老君转身就走。

“老大爷,您忘了留网址了!”枪枪在老头背后喊。

枪枪看着老头走了,也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三个老头来得有些蹊跷,想来想去,忽然想明白了:“莫非他们都是传说中的神仙、上帝?”

这时枪枪记起老头们留下的网址,急忙就近找了一个网吧想去上网瞧瞧。上网一看,神仙们的网站全被GFW给封了,在国内根本上不去!枪枪很沮丧,自言自语地感叹道:“我和上帝之间仅隔一堵傻逼GFW。”

从那以后,枪枪再没有碰到神仙。

一天,枪枪刚卖完柴,正沿着一条小土路往家走,忽然听到有人在对他讲话:“Excuse me, is there a Starbucks nearby?”

枪枪定睛一看,眼前站着一只小乌龟,正歪着脖子、颇有绅士风度地对他眨着两只大眼睛。

“对不起,我不懂山东话。”枪枪说。

“我是问附近有‘星巴克’吗?”小乌龟改讲汉语,“By the way,I刚才说的是English。”

枪枪费了半天劲才搞明白小乌龟是在找咖啡屋,于是带它到森林里的小溪边,两人坐在溪水边一边喝溪水一边聊天。

“这矿泉水very nice!”乌龟歪着脖子赞道,“颇有点Evian的味道。”

“请问您从哪里来?”枪枪好奇地问乌龟。

“龟谷,”乌龟歪着脖子答道,“美国加州那个。People管我们这种海龟叫‘海归’。”

“请问您怎么称呼?”

“说来话长”,乌龟歪着脖子说,“我们家遗传歪脖子,My father叫歪脖1.0,我叫歪脖2.0。我的英文名字就是Web2.0。”

“您回国后在忙什么?”

“搞了一个项目,”Web2.0说,“不大,5000万美元VC投资,产品马上进入Beta Testing。”

“您开发的是什么产品?讲来听听?”

“是我在美国研发的一个专利产品:处男检测器,是用来检测一个男子是不是处男的。”

“听起来很高科技啊!”

“Yes,It’s high-tech stuff.”Web2.0说。

“怎么检测啊?”

“其实不难,”Web2.0说,“给接受测试的男子接上测谎器,然后问他有没有过性经验就行了。”

“真聪明!”枪枪由衷地赞道。

“It’s nothing.”Web2.0谦虚地说,“小兄弟,你在哪里发财呀?”

“我是一个砍柴的。”枪枪答道。

“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没有。”

“人生追求呢?”Web2.0皱着眉头问。

“没有。”

“创业计划呢?”Web2.0的眉头紧锁。

“没有。”

“最大的理想是——?”Web2.0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什么都不干,呆着。”

“Oh my God!”Web2.0叹道,“你是一个典型的佛教禅宗人才呀!”

这是枪枪第一次听到“佛教”、“禅宗”这些词。

那天晚上枪枪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反复回响:“做最好的自己,我能!”,这个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在他的耳边重新响起,不断重复。最后枪枪在黑暗中摸索着从床上起来,走到墙边,一边使劲儿敲着邻居家的墙一边喊:“电视声音开那么大,还让不让人睡觉啦?!”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四)

相关链接:

《我的万年龟》(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二章

唐贞观十五年,一个婴儿哇哇坠地,他就是后来的六祖慧能。

大人物的降生往往伴随着天地间的异象。圣母玛丽亚处女之身就怀上了耶稣基督;孔子降生时山东发生地震,山摇地动、石破天惊;比尔盖茨降生时镇上的鸡忽然学会了计算;蓉芙姐姐降生时村里的猪忽然学会了摆造型。

六祖慧能的降生也不例外。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的夜晚,慧能他妈正挺着大肚子一个人无聊地靠在床上看电视。唐朝时的电视可比不了我们现在,别说等离子、平面液晶了,那时候连个遥控器都没有,最早画面还全是黑白的,好不容易到了贞观年间发明了彩色电视,但颜色只有三种,人称“唐三彩”。

慧能他妈当时正在收看一场沉闷的蹴鞠(即古代足球)比赛,球赛从开场就一直相当没意思,慧能他妈都快睡着了。可是到了午夜左右,她突然被解说员一阵声嘶力竭的吼叫从梦中惊醒:“点球!点球!特罗嗦立功了!不要给突厥人任何的机会!”

慧能他妈当时感到肚子里的婴儿在蠢蠢欲动,那一刻她的脑子忽然也不太好使了,眼前净是幻觉,耳朵里分明听到电视解说员在吼叫:“伟大的六祖慧能!他继承了释迦摩尼的光荣传统!慧能他妈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在这一刻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不是一个人!”

慧能他妈感到一阵晕眩,紧接着“哇”的一声,一个婴儿来到了这个世界。当慧能他妈面对眼前这个血赤呼啦的婴儿手足无措的时候,电视里那个疯狂的声音依然在叫:“球进了!比赛结束了!大唐队进入了八强!大唐万岁!六祖慧能生日快乐!”

慧能的父亲姓卢,慧能出生后父母给他起名叫卢枪枪。

卢枪枪的童年应该用一个“苦”字来形容。首先,枪枪他们家家境贫寒,早年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一些钱被枪枪他爸炒股票全给陪光了。家里买的商品房每个月还得还贷款,你说愁不愁人!枪枪他爸为了赚钱,跑到山西挖煤,不幸在一次矿难中身亡。当时枪枪才三岁。枪枪他妈走投无路,带枪枪迁居到海南岛。

在海南的日子更惨。枪枪每天吃糠咽菜,连个麦当劳都吃不起。家里的日子那叫苦啊!老鼠从枪枪他们家经过都要抹一把眼泪。   因为这个,卢枪枪从小就有个小名,叫“苦娃”。

人和人命运不同,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就说枪枪他们家邻居吧,人家呼啦一下生了一个五胞胎——五个大胖婴儿。这五个小兔崽子生下来就命好,生活过得幸福无比,也因此得了个外号,叫“福娃”。这五个“福娃”的名字也好听,分别叫“窝窝”、“久久”、“齐齐”、“丝丝”、“妮妮”,连起来读是“我就气死你!”。

有一天枪枪他们家没米下锅了。枪枪他妈对枪枪说:“小宝贝儿,到隔壁福娃他们家借半斤米去吗。”

枪枪来到福娃家,门没关,枪枪走进院子,见五个胖乎乎的福娃正在院子里唱歌。

窝窝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久久唱:“我偏不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齐齐唱:“叔叔站旁边——”
丝丝唱:“看我干瞪眼。”
妮妮唱:“我高兴地说了声:傻逼,再见!”

五个福娃看见门口站着的枪枪,又开唱了:

窝窝唱:“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久久唱:“好像一直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齐齐唱:“你有什么事——”
丝丝唱:“你就开口。”
妮妮唱:“别像一个二愣子别别扭扭。”

枪枪生来就害羞,见了这个场面,更感到难为情,愣了半天才怯生生地说:“我们家没米了,能借我半斤米吗?”

福娃们听了,沉吟片刻,纷纷开口:

窝窝说:“有——”
久久说:“嘢——”
齐齐说:“补——”
丝丝说:“姐——”
妮妮说:“泥——”
然后五人齐声喊:“有也不借你!”

枪枪感到很气愤,生气地说:“不借就算了,干嘛侮辱人?”

窝窝说:“F——”
久久说:“U——”
齐齐说:“C——”
丝丝说:“K——”
妮妮说:“U——”
然后五人齐声喊:“ Fuck You!”

枪枪含着眼泪从福娃家出来,回到自己家。妈妈见了枪枪的样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没问事情的细节,只是默默叹了口气。过了许久,枪枪望着空空的灶台,斩钉截铁地说:“妈妈,从明天起我打工养活你!”

从此卢枪枪每天出外卖柴养母。他决定要靠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每天清晨枪枪伴随着大公鸡的歌唱从床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从床头拿起最新一期的《财富》杂志,翻到其中的“胡润中国富豪榜”一页,确认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后就起床出去劳动。

枪枪每天的工作就是砍柴,然后背着干柴去卖钱。几年内他砍柴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海南岛。他的力气也越来愈大,以至于很多外地游客看到这个黑黑瘦瘦的小孩背着小山一样高的一捆柴,都不由发出感叹:“到了海南岛,才知道自己身体不好!”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黄健翔老师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内容简介

本文取材于《我的千岁寒》,《我的千岁寒》取材于《六祖坛经》,所以本文二手取材于《六祖坛经》。本文描写了六祖慧能老师从一个唐朝小屁孩儿成长为一代宗师的过程。

第一章

唐朝咸亨元年(距六祖慧能成为一名僧人还有2年,距北京举办奥运会还有1238年,距Google在中国变成“谷歌”还有1236年,距北京消灭堵车还有一万年)的一天,禅宗大师五祖弘忍坐在湖北黄梅的寺院里闭目养神,身边的桌案上摆着两本经书,一本是《时间简史》,一本是《中学物理》。

一个小和尚风风火火地跑进屋子,险些把五祖撞倒。五祖“啪”地一声就给丫一个大嘴巴。

“师父,您怎么打人啊?”

“按照牛顿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原理,其实你也打了我。”五祖喝了一口茶说:“有屁快放。”

“是这样的,门口有一帮记者要参加今天的讲经会。”

“众生平等——让他们进来吧。”

“您就不怕他们又拿那些不靠谱的问题烦您?”

“能量守恒——有我恶心他们的时候。”五祖说罢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脸上堆满皱纹,一秒中后忽然收起笑容,恢复成刚才苦大仇深的表情。

一个时辰过后,五祖讲经的时候到了。上百个光头和尚在台下席地而坐,后面有一群记者正忙活着架摄像机什么的。空空的台上立着一个麦克风。

一个女主持人臊眉搭眼地走上台来,深情款款地对大家说:“下面有请著名禅宗大师,五祖弘忍先生为我们做精彩的报告!大家掌声欢迎!”

随着台下的掌声,五祖身披袈裟,拖着胖胖的身子走上台来,一路向大家频频招手,走到麦克风前就说起了开场白:“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是大和尚!”台下又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有些特别兴奋的还喊着:“咦——!”。

五祖笑眯眯地向大家拱了拱手,身后早有工作人员送上一把椅子。五祖在椅子上坐下来,调整了半天姿势,还是觉得不舒服,又站了起来:“干脆,今天我站着讲!”

“咦——!”台下又是一阵欢呼。

“我们这个禅宗啊,讲究四个字。”五祖等群众安静下来后娓娓道来:“大家说哪四个字啊?”

“说学逗唱!”台下有人搭腔。

“不对!”五祖斩钉截铁地否定了这个答案,然后和蔼地说:“正确答案是——八荣八耻。大家还记得是哪八荣哪八耻吗?忘记了也没关系,可以登录我的博客查询,网址是: http://www.bimuyu.com/blog 。我建议大家通过RSS的方式订阅我的Blog。”

五祖沉默片刻,给大家足够时间记录网址,然后又铿锵有力地对着麦克风说:“别我一个人在这儿聊啊,大家也都谈谈嘛。同学们有什么思想疑惑什么的,都可以聊聊,都可以聊聊。”

“师父,我有一个问题!”一个小和尚举手站了起来:“冰变成水最快的方法是什么?”

“去掉两点水就行了。”五祖答到。

又有一个和尚问:“在一次考试中,一对同桌交了一模一样的考卷,但老师认为他们肯定没有做弊,这是为什么? ”

“他们都交了白卷。”

又有一个和尚问:“七分生的牛排见了八分生的牛排为什么不打招呼?”

“因为他们——不熟。”

又有一个和尚问:“书店买不到的书是什么书?”

“秘书。”

又有一个和尚问:“我投身佛门,发奋苦修,可老有些俗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我该怎么办?”

“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打车去吧!”

又有一个和尚问:“我想研究经书,但平时很忙,老也抽不出时间,我该怎么办?”

“时间就像乳沟一样,挤一挤总还是有的。”

又有一个和尚问:“中国足球队打入世界杯十强了,我该怎么办?”

“给自己一个嘴巴,让自己别做梦了。”

又有一个和尚问:“美国人老瞧不起咱中国人怎么办?”

“移民美国,生个孩子,让丫入美国籍,你就成美国人他爹了。”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五祖和他的弟子们展开了热火朝天的思想交流。一个时辰过去了,又一个时辰过去了,旁听的记者们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有工作人员走到台上在五祖耳边耳语几句,五祖点了点头,对台下的弟子说:“我看兄弟们今天先散了吧。有一些媒体的朋友还在等着采访我。锁定这个频道,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弟子们纷纷散去,记者们你推我搡地围到台前。一个女记者率先发问了:“弘忍大师您好,我是《农村读书报》的记者,听说您最近将同时出版两本书,能不能在这里给我们透露一些细节?”

五祖对着面前一排手榴弹似的贴满各个媒体标签的麦克风说:“你了解的情况没错。我今年是有两本书要出版。都酝酿了很久,酝酿了很久。一本是励志类的书,主要是用来鼓励丰胸失败的女青年的,书名叫《世界是平的》。另一本专业性比较强,是一本动物学著作,其实是我多年来研究大尾巴狼的科学论文,书名叫《长尾理论》。”

“好期待呦!”女记者谄媚地说。

另一个女记者挤到人群前面,兴致勃勃地问刚要发问,却被五祖打断了。五祖气愤地质问她:“我认识你。那天我上《强强三人行》你是不是也在现场?你为什么把我的私人谈话登到你们报纸上去啦?我当时说杨贵妃嫁给唐明皇是她嫁了一骗子,那是私人谈话,你懂吗?”五祖越说越气愤,开始一边摞胳膊挽袖子一边原地转圈儿:“搞得我还得给人家杨贵妃道歉!人杨贵妃是我的偶像你懂吗?我是她的粉丝!你们追过星吗你们!”

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人群中一个男子出来用提问的方式打破僵局:“五祖先生您好!我是中央电视台《艺术人参》节目的主持人朱晕。我在这里首先想问您一个私人问题:家父还健在吗?”

“你爹的死活我他妈怎么知道?”五祖的气还没有消。

朱晕没有退缩,继续问下一个问题:“请问您对我们央视的节目怎么看?”

“傻逼。”五祖答道。

“那您对我主持的《艺术人参》节目怎么看?”

“傻逼中的战斗逼。”五祖答道。

朱晕默默地退了下去。

五祖的情绪逐渐好转。一个带眼镜的记者趁机发问:“五祖先生,听说您现在正考虑退休,广大观众都很关心您的接班人,也就是六祖,的人选问题。我想请问您是不是已经有了初步的人选?”

“Good Question。”五祖说,“噢,对不起,刚才溜出一句英语,大意是夸你的问题靠谱。关于接伴人问题,这确实是我们寺院以致整个佛教界、宗教界、甚至博客界关心的问题。这也是一个我们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那您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我们准备通过选秀的形式来发现人才。我们准备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海选,全国设几大赛区:成都赛区、广州赛区、杭州赛区、长沙赛区等等,还有本寺的中央赛区。”

“通过海选寻找六祖会不会是一件很费时间的事情呢?”记者问。

“肯定很费时间。肯定很费时间。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N年。不过我们不怕,我们相信六祖很快就能找到。我们的口号就是:‘快了!快了!’。对了,我们这次活动的名字就叫‘快了男生’。和尚嘛,只能找男生。”

于是记者们又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询问一些关于“快了男生”的问题。一个时辰过去了,又一个时辰过去了,最后天都快黑了,记者们都想不出什么问题可问了,但大家仍不愿意离去,在那里傻站着。

一个庙里雇来的粉刷讲台的民工已经等了好几个时辰,现在也等不及了,当着记者的面就提着一筒红油漆开始粉刷讲台。

“五祖先生,请问他是谁?”一个记者指着面带忠厚的民工问。

五祖看了看说:“他是我们请来的一个刷漆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叫张艺谋。”

“请问您对张艺谋怎么看?”一个记者没话找话。

“张艺谋?张艺谋就他妈是个搞装修的。”五祖说。

【未完待续】

作者注:文中许多笑料并非作者原创,恕不一一指明出处。

继续阅读:《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