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网站评论:MySpace.cn界面真难看

MySpace.com——这个闻名世界的Web2.0网站,终于有了中文版:MySpace.cn,中文名叫“友你友我”。

打开MySpace.cn,扑面而来的是界面顶部一片鲜艳的蓝色(#003399),看着这片蓝色,我不禁想说:朋友们,这是多么傻的一种蓝啊!

一片傻蓝本来就够刺眼的了,主页上偏偏又加了两块花里胡哨的FLASH动画广告,晃来晃去,闪来闪去,让人心烦意乱。

这个界面没有丝毫Web2.0的感觉,整体感觉仿佛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那些刚刚学会HTML的不懂美术的大学生自己做的个人网站。

我对MySpace.cn的建议:解雇现有的Art Director。不过这个建议可能无效,也许他们根本没有Art Director。

文章分类: IT互联网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三章

有史料记载,除了佛教,世界其它各大宗教都关注过六祖慧能。

首先对枪枪发生兴趣的是基督教。上帝曾经变成一个老者来试图收枪枪为徒。

那天枪枪正在一棵树下歇脚,抬头一看:打南边儿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拄着一根儿倍儿白的白拐棒棍儿!

枪枪傻笑着对老头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什么意思?”上帝疑惑地问。

枪枪说:“您长得跟绕口令似的。”

上帝觉得这孩子很不靠谱,生气地走了,临走扔下一句话:“傻孩子,等你想明白了上网找我。我的网址是:http://www.bimuyu.com/blog 。”

后来,伊斯兰教也对枪枪发生了兴趣,于是安拉变成一个老者来收枪枪为徒。

那天枪枪抬头一看:打南边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拄着一根儿倍儿白的白拐棒棍儿!

枪枪傻笑着对老头说:“扁担长,板凳宽,板凳没有扁担长,扁担不如板凳宽。”

“什么意思?”安拉疑惑地问。

“您长得太像绕口令了。”

安拉生气地走了,临走说:“我的网址是:http://www.bimuyu.com/blog 。”

后来道教也对枪枪发生了兴趣。一天太上老君变成一个老者来收枪枪为徒。

枪枪抬头一看:打南边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拄着一根儿倍儿白的白拐棒棍儿!

枪枪傻笑着对老头说:“打南边儿来了一个喇嘛,手里提着五斤鳎蟆。打北边儿来了一个哑巴,腰里别着一个喇叭。”

“什么意思?”太上老君疑惑地问。

“您才出现三次,我的绕口令水平都过六级了。”

太上老君转身就走。

“老大爷,您忘了留网址了!”枪枪在老头背后喊。

枪枪看着老头走了,也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三个老头来得有些蹊跷,想来想去,忽然想明白了:“莫非他们都是传说中的神仙、上帝?”

这时枪枪记起老头们留下的网址,急忙就近找了一个网吧想去上网瞧瞧。上网一看,神仙们的网站全被GFW给封了,在国内根本上不去!枪枪很沮丧,自言自语地感叹道:“我和上帝之间仅隔一堵傻逼GFW。”

从那以后,枪枪再没有碰到神仙。

一天,枪枪刚卖完柴,正沿着一条小土路往家走,忽然听到有人在对他讲话:“Excuse me, is there a Starbucks nearby?”

枪枪定睛一看,眼前站着一只小乌龟,正歪着脖子、颇有绅士风度地对他眨着两只大眼睛。

“对不起,我不懂山东话。”枪枪说。

“我是问附近有‘星巴克’吗?”小乌龟改讲汉语,“By the way,I刚才说的是English。”

枪枪费了半天劲才搞明白小乌龟是在找咖啡屋,于是带它到森林里的小溪边,两人坐在溪水边一边喝溪水一边聊天。

“这矿泉水very nice!”乌龟歪着脖子赞道,“颇有点Evian的味道。”

“请问您从哪里来?”枪枪好奇地问乌龟。

“龟谷,”乌龟歪着脖子答道,“美国加州那个。People管我们这种海龟叫‘海归’。”

“请问您怎么称呼?”

“说来话长”,乌龟歪着脖子说,“我们家遗传歪脖子,My father叫歪脖1.0,我叫歪脖2.0。我的英文名字就是Web2.0。”

“您回国后在忙什么?”

“搞了一个项目,”Web2.0说,“不大,5000万美元VC投资,产品马上进入Beta Testing。”

“您开发的是什么产品?讲来听听?”

“是我在美国研发的一个专利产品:处男检测器,是用来检测一个男子是不是处男的。”

“听起来很高科技啊!”

“Yes,It’s high-tech stuff.”Web2.0说。

“怎么检测啊?”

“其实不难,”Web2.0说,“给接受测试的男子接上测谎器,然后问他有没有过性经验就行了。”

“真聪明!”枪枪由衷地赞道。

“It’s nothing.”Web2.0谦虚地说,“小兄弟,你在哪里发财呀?”

“我是一个砍柴的。”枪枪答道。

“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没有。”

“人生追求呢?”Web2.0皱着眉头问。

“没有。”

“创业计划呢?”Web2.0的眉头紧锁。

“没有。”

“最大的理想是——?”Web2.0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什么都不干,呆着。”

“Oh my God!”Web2.0叹道,“你是一个典型的佛教禅宗人才呀!”

这是枪枪第一次听到“佛教”、“禅宗”这些词。

那天晚上枪枪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反复回响:“做最好的自己,我能!”,这个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在他的耳边重新响起,不断重复。最后枪枪在黑暗中摸索着从床上起来,走到墙边,一边使劲儿敲着邻居家的墙一边喊:“电视声音开那么大,还让不让人睡觉啦?!”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四)

相关链接:

《我的万年龟》(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黄金周

五一黄金周马上到了。送上一首歌词——盲人民谣歌手周云蓬的《黄金周》。

黄金周

词曲:周云蓬

芝麻芝麻开门吧
黄瓜黄瓜他不在家
给你一块芝麻糖
这个早上你就满足了

五月一号的北京
人人都很讲卫生
就怕阿拉善来了沙尘暴
把所有白领吹成灰领了

你呀美丽的小白领
可别瞧不起人民工
民工虽然不太卫生
总比很多人心要干净

五月二号的北京
人人都很讲文明
谢谢 对不起 Excuse me
把所有的穷人都打晕

谁敢把穷人打晕
谁敢拿豆包不当粮食
穷人急了可会咬人
咬完男人还要咬女人

五月三号的北京
人人都很有激情
黄金周黄金周黄金周
满地黄金人手一碗粥

黄金周黄金周黄金周
看着黄金喝下一碗粥

文章分类: 杂七杂八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二章

唐贞观十五年,一个婴儿哇哇坠地,他就是后来的六祖慧能。

大人物的降生往往伴随着天地间的异象。圣母玛丽亚处女之身就怀上了耶稣基督;孔子降生时山东发生地震,山摇地动、石破天惊;比尔盖茨降生时镇上的鸡忽然学会了计算;蓉芙姐姐降生时村里的猪忽然学会了摆造型。

六祖慧能的降生也不例外。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的夜晚,慧能他妈正挺着大肚子一个人无聊地靠在床上看电视。唐朝时的电视可比不了我们现在,别说等离子、平面液晶了,那时候连个遥控器都没有,最早画面还全是黑白的,好不容易到了贞观年间发明了彩色电视,但颜色只有三种,人称“唐三彩”。

慧能他妈当时正在收看一场沉闷的蹴鞠(即古代足球)比赛,球赛从开场就一直相当没意思,慧能他妈都快睡着了。可是到了午夜左右,她突然被解说员一阵声嘶力竭的吼叫从梦中惊醒:“点球!点球!特罗嗦立功了!不要给突厥人任何的机会!”

慧能他妈当时感到肚子里的婴儿在蠢蠢欲动,那一刻她的脑子忽然也不太好使了,眼前净是幻觉,耳朵里分明听到电视解说员在吼叫:“伟大的六祖慧能!他继承了释迦摩尼的光荣传统!慧能他妈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在这一刻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不是一个人!”

慧能他妈感到一阵晕眩,紧接着“哇”的一声,一个婴儿来到了这个世界。当慧能他妈面对眼前这个血赤呼啦的婴儿手足无措的时候,电视里那个疯狂的声音依然在叫:“球进了!比赛结束了!大唐队进入了八强!大唐万岁!六祖慧能生日快乐!”

慧能的父亲姓卢,慧能出生后父母给他起名叫卢枪枪。

卢枪枪的童年应该用一个“苦”字来形容。首先,枪枪他们家家境贫寒,早年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一些钱被枪枪他爸炒股票全给陪光了。家里买的商品房每个月还得还贷款,你说愁不愁人!枪枪他爸为了赚钱,跑到山西挖煤,不幸在一次矿难中身亡。当时枪枪才三岁。枪枪他妈走投无路,带枪枪迁居到海南岛。

在海南的日子更惨。枪枪每天吃糠咽菜,连个麦当劳都吃不起。家里的日子那叫苦啊!老鼠从枪枪他们家经过都要抹一把眼泪。   因为这个,卢枪枪从小就有个小名,叫“苦娃”。

人和人命运不同,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就说枪枪他们家邻居吧,人家呼啦一下生了一个五胞胎——五个大胖婴儿。这五个小兔崽子生下来就命好,生活过得幸福无比,也因此得了个外号,叫“福娃”。这五个“福娃”的名字也好听,分别叫“窝窝”、“久久”、“齐齐”、“丝丝”、“妮妮”,连起来读是“我就气死你!”。

有一天枪枪他们家没米下锅了。枪枪他妈对枪枪说:“小宝贝儿,到隔壁福娃他们家借半斤米去吗。”

枪枪来到福娃家,门没关,枪枪走进院子,见五个胖乎乎的福娃正在院子里唱歌。

窝窝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久久唱:“我偏不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齐齐唱:“叔叔站旁边——”
丝丝唱:“看我干瞪眼。”
妮妮唱:“我高兴地说了声:傻逼,再见!”

五个福娃看见门口站着的枪枪,又开唱了:

窝窝唱:“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久久唱:“好像一直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齐齐唱:“你有什么事——”
丝丝唱:“你就开口。”
妮妮唱:“别像一个二愣子别别扭扭。”

枪枪生来就害羞,见了这个场面,更感到难为情,愣了半天才怯生生地说:“我们家没米了,能借我半斤米吗?”

福娃们听了,沉吟片刻,纷纷开口:

窝窝说:“有——”
久久说:“嘢——”
齐齐说:“补——”
丝丝说:“姐——”
妮妮说:“泥——”
然后五人齐声喊:“有也不借你!”

枪枪感到很气愤,生气地说:“不借就算了,干嘛侮辱人?”

窝窝说:“F——”
久久说:“U——”
齐齐说:“C——”
丝丝说:“K——”
妮妮说:“U——”
然后五人齐声喊:“ Fuck You!”

枪枪含着眼泪从福娃家出来,回到自己家。妈妈见了枪枪的样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没问事情的细节,只是默默叹了口气。过了许久,枪枪望着空空的灶台,斩钉截铁地说:“妈妈,从明天起我打工养活你!”

从此卢枪枪每天出外卖柴养母。他决定要靠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每天清晨枪枪伴随着大公鸡的歌唱从床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从床头拿起最新一期的《财富》杂志,翻到其中的“胡润中国富豪榜”一页,确认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后就起床出去劳动。

枪枪每天的工作就是砍柴,然后背着干柴去卖钱。几年内他砍柴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海南岛。他的力气也越来愈大,以至于很多外地游客看到这个黑黑瘦瘦的小孩背着小山一样高的一捆柴,都不由发出感叹:“到了海南岛,才知道自己身体不好!”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黄健翔老师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伍迪•艾伦的秘密创作武器

喜欢伍迪•艾伦。他的电影出一部我就看一部。最近买了一套DVD——《伍迪•艾伦作品集》,算是收集全了目前伍迪•艾伦所有的电影作品。又买了一本书,叫《门萨的娼妓》,是一部合并了伍迪•艾伦三本幽默文集的中文译本。另一本相关的不错的中文书是《伍迪•艾伦电影人生》,收集了伍迪•艾伦的访谈录、对其电影的影评和内容介绍。

伍迪•艾伦基本上每年拍一部电影,自编、自导、大部分自演。这种创作速度大概没有哪个大师级的艺术家可以匹敌。伍迪在每部电影里扮演的人物几乎都是同一个人: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敏感、紧张、罗罗嗦嗦、时常倒霉的小人物。

伍迪•艾伦是一个幽默大师。他的喜剧电影轻松、搞笑。有一段时间我曾经以为无厘头电影是周星驰的独创,直到看了伍迪•艾伦上世纪七十年代拍的《香蕉》(Bananas, 1971)、《爱与死》(Love and Death, 1975)等片子,才知道谁更有可能是无厘头电影的鼻祖。

喜剧电影其实不好拍。恐怖电影吓一吓人就行了;动作电影追一追车就行了;爱情电影找俊男美女谈谈恋爱就行了。这些类型电影都可以“旧瓶换新酒”地翻版使用以前用过的俗套。但喜剧电影要让人发笑,而人只有在第一次听一个笑话的时候最觉得可笑,第二次再听就不会觉得那么可笑了。不但如此,一个不可笑的笑料往往会让人觉得不爽(大量的例子可见每年央视春晚的相声、小品类节目)。所以喜剧中必须有新鲜的笑料,笑料必须真正可笑。

伍迪自己说自己的幽默基因是天生的,别人有的天生唱歌唱得好,有的天生画画好,而他本人天生就会编笑话。早在中学时期伍迪就靠给电视台写笑话赚外快了。这种幽默天赋不能不让人佩服。

我常常怀疑之所以伍迪•艾伦这么高产,是因为他有一套秘密的喜剧创作工具,或者说他掌握了一个制作喜剧的神秘公式,这就好像一些股票高手有自己的一套买卖原则或者说炒股公式一样。伍迪•艾伦本人也许不会和我们分享他的神秘公式,不过我们可以自己试图去破解他的公式。

在情节方面,我猜想伍迪的喜剧电影的大部分是用“What if”(如果……会怎样)的方法搞出来的:“如果一个电影导演是个瞎子,那会怎么样?”——《好莱坞式结局》(Hollywood Ending, 2002);“如果一个老实人被施了法术去偷东西,那会有什么有趣故事发生?”——《玉蝎子的诅咒》(The Curse of the Jade Scorpion, 2001);“如果一个黑社会分子参与百老汇的剧本创作,会不会很有意思?”——《子弹横飞百老汇》(Bullets Over Broadway, 1994)。关键是能够想得出这些日常生活中不大会出现的特殊情形(Situation),然后再设计人物、冲突就容易了。

在人物方面,伍迪大部分电影的主角都是他本人扮演的性格上有缺点的小人物。喜剧自然要小人物做主角才可笑,对大人物、英雄我们更多的是敬仰,不会觉得可笑。而小人物有了奇遇就好玩了。一帮英雄去寻找指环王,那不是喜剧,一个民工去寻找指环王,就可以有喜剧效果。

在笑料方面,很多伍迪电影的故梗概本身就已经很可笑。例如:“几个小偷为了挖掘地道进入银行盗窃,在银行对面开了一家饼干点掩人耳目,后来,银行没偷成,这几个人却因为饼干店发了大财”(《乌龙笨贼》,Small-time Crooks, 2000)。而内容的荒诞性更是一个重要的笑料来源,例如《傻瓜入狱记》(Take the Money and Run, 1969)中抢劫犯和银行出纳员为了纠正勒索信上的错别字而争论不休。此外,伍迪•艾伦的人物的语言、表情也是笑料的重要来源。

伍迪•艾伦没有在自己的喜剧电影中犯其它一些喜剧电影常犯的错误,例如喜剧人物自己不能觉得自己可笑。马戏团的小丑之所以不可笑就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在搞笑,“超女”海选里出现的一些场面之所以很好笑就是因为那些选手以为自己正在说很严肃的话、干很严肃的事。

伍迪•艾伦已经年过七十,仍然在以每年一部的速度拍着电影。他的秘密创作武器到底是什么呢?也许就是他本人超凡的想象力。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