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您瞧您,脸上的皮肤没血色,近视镜后面的眼神不聚焦,一看就是个24小时不离开电脑的主儿。我都不用问,您肯定脊椎、颈椎、尾椎都时不时疼痛。要是仔细瞧,右手布满老茧,那是常年以来被鼠标给磨的。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您打别人不知道什么叫EMAIL的时候就再也不写信了,别人都开始用EMAIL了您老人家又开始玩儿MSN了,别人都上MSN了您老人家又上Twitter、上“饭否”了。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网络上有什么东东您都找得着。您自己都记不清自己下载过多少部电影,这些电影您自己都看不过来,这事儿想起来您自己也觉得挺烦的,最后您终于拿定注意:只下、不看!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您开了无数博客,所有的BSP都有您的帐号,可您就是拿不定注意在哪儿扎根儿:新浪、搜狐吧您觉得俗,Blogger您觉得好可咱中国老百姓上不去呵,Live Space吧,界面太难看,Bokee吧,您又觉得CEO不靠谱。后来您真急了,干脆自己注册了个域名,自己租用服务器,您终于独立了!可接下来用什么博客软件又把您愁着了,什么OBLOG、Z-BLOG、MOVABLE TYPE,您都研究着,最后果不其然,您决定选用WordPress。这下您踏实了,花一晚上装上软件,又花一礼拜挑选模板,再花一个月试用各种插件儿,最后您都成WordPress 专家了。您的独立博客终于开张了,您的博客内容也非常专一:不聊别的,只聊WordPress!

一看您就是一网络混子。早些年您还偶尔看报,如今您连新浪网的新闻都不看了。您所有的消息全部来源于别人的博客。您在“抓虾”订阅了400个博客,每15分钟您就上到“抓虾”看看有什么新文章,大部分情况下您每次上去都有冒着热气儿的新文章出炉,可是有时候也难免一篇新博客都没有,这时您就忽然感觉到一种叫做“寂寞、空虚、失落”的心情。您盯着电脑呆了,不知道该干什么,您不断刷新该网页,不断刷新该网页,直到最后——我靠,和菜头又写新文章了!王三表又写新文章了!您终于舒了一口气,这下您乐了,您又有事儿干了,生活又有意义了,您又是您自己了!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盲柳睡女》(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

上周读了一本英文版的《海边的卡夫卡》以后,开始注意村上春树的英文版小说集,后来发现北京不少地方都能买到,比如 SOHO 现代城的光合作用书房、新光天地地下一层的光合作用书房,三里屯 Bookworm 英文书店等地都有村上春树的英文版书,连国贸地铁A口盗版书小摊儿上都摆着一本《Kafka on the Shore》。

于是又买了一本叫《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的村上的英文版新书,国内好像译作《盲柳睡女》。这本书是村上春树的第三本英文版短篇小说集,2006年出版,当年即获第二届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Frank O'Connor International Short Story Award )。这个小说奖是世界上奖金金额最高的短篇小说奖(35,000 欧元 ),前一届(第一届)获奖者是旅美华人女作家李翊云(Yiyun Li)。恰好我大学同一个系的同学里有一个比我们低一级、晚一年去美国的女生也叫这个名字,后来一查,同一个人。

这本《Blind Willow, Sleeping Woman》是周六晚上在三里屯的 Bookworm 买的。住在北京喜欢英文读物的朋友应该抽空逛逛 Bookworm,这是一个集书店、图书馆、咖啡馆为一体的地方,有不少原版书出售,还可以借阅(需交年费),有时还组织英语文学沙龙什么的,上次去听过一个严歌苓的讲座,还碰到《读库》主编老六老师。

《盲柳睡女》是一本短篇小说集,已经读了几篇,感觉比《海边的卡夫卡》好。村上春树前言里说他是在写长篇小说的间隙创作短篇小说的。我觉得他的短篇比长篇高一个层次。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小规模荡气回肠》

黄集伟老师的新书《小规模荡气回肠》已经出版,卓越网有售

黄集伟老师不但是一位著名出版人、书评家,多年来还一直从事一种叫做“民间词语收集”的活动,具体说就是把当下一些有意思的流行词语、口头禅、段子、歌词、MSN签名等收集起来,并配以简单注释和点评。黄老师前面已经出版了五本这种“词语笔记”,《小规模荡气回肠》是第六本。

黄老师在收集词语方面独具慧眼,点评风趣幽默,读起来非常有趣。我觉得这种词语笔记不但是一种好看的读物,更是一种有用的“民俗史”资料,多少年后再翻看这些书,那些当年在社会上流传的流行词语、口头禅、段子、歌词、MSN签名将会再现当时的社会风貌、风俗人情。从这个角度看,黄黄集伟老师的这种词语收集工作更是意义深远。

(《小规模荡气回肠:语词笔记(6)》,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作者:黄集伟,定价:26.00元)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

看完了村上春树的小说《海边的卡夫卡》的英译本(Kafka on the Shore,Translated by Philip Gabriel,卓越网有售)。之所以没读中译本,是因为觉得该书的中文翻译比较不和胃口(见前面写过的一篇博客文章)。

这是我读过的村上春树的第一篇长篇小说。以前读过一些短篇,包括最近的《东京奇谭集》。村上春树的小说我还是能够读进去的,我觉得他小说里表现出来的某些气质比较对我胃口,比如一只大象忽然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这种故事。

由于读过的村上春树的东西并不算多(而且村上粉丝众多),所以不敢乱下结论,不过我觉得村上春树这个作家吸引我的地方有以下几个方面:1)富有想象力、时而很怪异的情节。2)比较冷静、超脱的叙事风格。3)小说的结构。如果我再年轻十五岁,我可能还会对他的笔下的人物以及小说的整体气氛产生共鸣。

对于《海边的卡夫卡》,我比较喜欢小说里的一些“灵异”场面:比如智障老者和猫对话、鱼像雨一样从天而降等等。我也比较喜欢这部小说的整体结构——两个开始看起来并不相关的故事交替叙述,最后终于重叠在一起。人物方面我喜欢那个智障老人,不知道中文译本如何,英译本里这个人物在对话时使用的语言很有特色,听起来有一种亲切感。

我比较不喜欢《海边的卡夫卡》的整体故事,尤其觉得结尾部分比较令人失望。也许这本书不是写给我这种三十多岁的人看的,尽管这本书里充斥着对人生的讨论,读下来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东西触动我,让我重新审视周围的世界。另外我读小说还有一个毛病:不喜欢小说里的人物在对话里直接谈抽象的概念,比如人生、爱情等等。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家应该让读者自己去领悟他要传达的意思,而不是直接借人物之口说出来——海明威就能做到这一点。

《海边的卡夫卡》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叙事节奏比较慢,写了很多对推进情节没有太大作用的细节,比如说这个人物一天是怎么过的:早晨吃了什么,然后干了些什么,中午又去哪儿吃了饭,吃的是什么,下午干嘛了,晚上又吃了什么……。有些读者可能不喜欢这种写法,但我还是挺喜欢这些琐碎的细节描写的,它让人体会到一种真实感和时间感。另外如果没有这些日常生活琐碎描写的衬托,小说里出现的“灵异”情节就会显得没有根基、不可信。

另外有一点是我没有太多证据的直觉。据我所之,日本人在某些方面是非常“崇洋”的,日本的青年一代虽然普遍英文不好,但对欧美文化(主要是流行文化)却非常崇尚,尤其体现在对某些欧美乐队、名牌的狂热上。我隐约能从村上春树的小说里感觉到这种心态:你可以数一下他的小说里提到的欧美乐队、歌曲、明星、电影、服装品牌的出现频率,这些符号往往用来表现人物的“酷”,虽然不能说没有效果,但我还是更希望看到村上春树少使用这些元素。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一个作家的巴黎》

去年十月,我在纽约一家书店里看到这本叫做《一个作家的巴黎》(A Writer’s Paris)的英文小书,买了下来带回北京。这本书是一本写给作家的书,讲的是如何到巴黎去写作。

在巴黎写作——可能世界上不少作家都有这个梦。试想你坐在左岸的一间咖啡馆里,伴着一杯咖啡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你的小说,窗外是一个秋天的下午,微风掠过古老的教堂和一家家门脸不大的咖啡馆,像空中偶尔飞过的鸽子一般轻盈地追逐着街上行人闲散的脚步,塞纳河畔旧货摊上书皮泛黄的旧书和经典的巴黎街景黑白照片安详地躺在那里享受着下午阳光的抚摸。你写累了,和侍者聊上两句,侍者用带着法国腔的英语告诉你当年海明威就是坐在你现在这个位子上写了一本叫做《A Moveable Feast》的书。

《一个作家的巴黎》就是写给那些想体验在巴黎写作的作家的书。这本书里介绍了不少实用的知识,比如怎样才能租到比较便宜的公寓,如何对付语言问题,在哪里写作等等。关于写作的地点,作者建议很多公共场所都是写东西的好地方,比如公园的长椅、教堂、咖啡馆、车站等等。

我和我老婆2004年去过一次巴黎,前后住了不到一个月,虽然没有在巴黎写作,但回来后写了一篇以巴黎为背景的小说,叫《你好,张曼玉》,用石盛这个笔名发表在《青年文学》杂志上。那篇小说里提到一个拉丁区的小公寓,其实就是我们在巴黎租的小公寓。

还想再去巴黎,也许就在明年,希望能待一个月。能不能在巴黎写一本书、或者一篇小说呢?不得而知,反正我会带上这本叫做《一个作家的巴黎》的小书。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