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谁是勒克莱齐奥?

昨晚,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揭晓,获奖者是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Jean-Marie Gustave Le Clézio)。

我阅历太浅,没读过勒克莱齐奥的作品,也没听说过这位“20世纪后半期法国新寓言派代表作家之一”、“当今法国文学的核心之一”、“与莫迪亚诺、佩雷克并称为‘法兰西三星’“的作家,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容易记住这个名字(中文、法文都不好记,呵呵)。

我发现不只我一个人不知道勒克莱齐奥是谁。

上网扫了一圈儿英文网站。美国那边儿,很多圈儿里人听到这条获奖消息,第一反应都是:“谁?再说一遍?”

美国作家没有获奖。Sorry,菲利浦•罗斯老师。自打1993年托尼•莫里森获奖后,美国人已远离诺贝尔文学奖16年。不久前,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恩达尔(Engdahl)老师放话埋汰美国作家,说:没戏你们这帮人!太封闭了你们!老不跟世界文学大家庭交流你们!除了可口可乐什么都不晓得!最牛逼的文学在欧洲。米国的同学们,别做梦了。

美国人确实不太重视翻译文学。Amazon上找不到几本勒克莱齐奥的书。

还不如我国呢。我们这里已经出版过以下这些勒克莱齐奥的作品(资料来自BTR同学的博客):《诉讼笔录》(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战争》(译林出版社,1994)、《少年心事》(漓江出版社,1992)、《沙漠的女儿》(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流浪的星星》(花城出版社,1998)、《金鱼》(百花文艺出版社,2000)、《乌拉尼亚》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

可以想像,这些在库房里沾满灰尘的中文翻译书们此刻正在摩拳擦掌地互相招呼着:书店入口处见!

今晚我去“光合作用书房”转了一圈儿,找到一本勒克莱齐奥的《乌拉尼亚》。店员还不知道昨天的新闻,我热情地建议他们把那本书陈列在更为显著的位置。然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扫读”了70多页《乌拉尼亚》。“扫读”不是很好的读书方法,但是我想,如果一本书真正有意思,它会吸引扫读者或者放慢速度细读,或者继续一口气读完。我“扫读”了70多页,没兴趣了,把书放了回去。《乌拉尼亚》平淡无味(也可以说“看似”平淡无味,实则……),文笔、故事都不吸引人(我)。据说,勒克莱齐奥的早期作品也是颇有实验色彩的。这本《乌拉尼亚》应该是后期作品。但是,仅仅一本书是不能说明问题的(而且,“扫读”可耻!)。

文章分类: 文坛张望 | 评论



秋之写意(文字涂鸦)

金黄之后,深蓝来了。画笔划过画布,一遍一遍。午后从窗口退去,黄昏趴在水泥地板上缓缓向屋子里爬行,一阵冷风忽然掠过未干的颜料,握笔的手一颤,是关窗户的时候了。窗外。喧闹过后,沉寂来了。公交车无声地在干燥的柏油路上移动,回家的人,隐藏在窗玻璃背后,观察季节的更替,没有表情。呼吸,呼吸,无声而缓慢,深呼吸,来自四面八方,无处不在。就像空中飞舞的一条塑料袋,它闭着眼睛,从一条街道飘向另一条街道,从一个白日梦飘向另一个白日梦。白日梦之后,黄昏来了。黑色的影子无处不在,它们像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墨汁,舞蹈般汇集、流淌,逐渐覆盖整个城市。一群野鸟突然从电线上弹起,升入空中无尽的深蓝,融化在远方残存的一抹夕阳之中。昏暗之后,灯光来了。没有人知道季节的开关由谁扳动,就像路灯幽灵般地亮起来以后,没有人去追问,开关在哪里。开关在哪里,打开它,从屋顶射下来的灯光会带来一些温暖,让你相信,这里还是你自己的家。站在空荡的房间里,你和你的家隔着一层秋装。隔了一个季节,你和你的家需要重新互相熟悉。不要紧,一切还在,摊开的书还躺在床头,一顿晚餐过后,你会变得轻松,你会半躺在沙发上继续上个季节未完成的的阅读。书页温暖,文字清晰,说的是,夏天之后,秋天来了。

文章分类: 文字游乐场 | 评论



谁是世界上收入最高的作家?

美国的《福布斯》(Forbes)杂志喜欢搞排名榜,这本杂志的最新一期弄了一个全世界高收入作家的榜单,排名依据是这些作家在2007年6月至2008年6月之间的收入(包括稿酬、版税、改编等)。以下是这个榜单的前十名:

第1名: J.K.罗琳(J.K. Rowling) 年收入:3亿美元

     英国女作家, 《哈利•波特》的作者。

第2名: 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terson)年收入:5千万美元

     美国惊悚推理小说家。

第3名:斯蒂芬•金(Stephen King) 年收入:4千5百万美元

     美国作家。

第4名: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年收入:3千4百万美元

     美国军事作家。

第5名:丹尼尔•斯蒂尔(Danielle Steel) 年收入:3千万美元

     女,美国浪漫爱情小说作家。

第6名(并列): 约翰•格里森姆(John Grisham) 年收入:2千5百万美元

     美国司法题材小说作家。

第6名(并列):丁•昆士(Dean Koontz) 年收入:2千5百万美元

     美国悬疑小说作家。

第8名:肯.福莱特(Ken Follett) 年收入:2千万美元

     英国惊悚及历史题材小说作家。

第9名:珍妮特•伊万诺维奇(Janet Evanovich) 年收入:1千7百万美元

     女,美国浪漫爱情小说作家。

第10名:尼古拉斯•斯帕克思(Nicholas Sparks) 年收入:1千6百万美元

     美国作家

文章分类: 文坛张望 | 评论



谁会摘取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又到诺贝尔奖的季节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结果估计会在10月9日左右公布。

有一个著名的国际赌博公司,叫Ladbrokes,每年都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作为赌博的内容之一,而且每次都提供一份有望得奖的作家名单和得奖的可能性。下面是该公司刚刚公布的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作家名单及赔率:


  Claudio Magris (克劳迪欧·马格里斯) 3/1
  Adonis (阿多尼斯)4/1
  Amos Oz (阿摩司·奥兹)5/1
  Joyce Carol Oates (乔伊斯·卡罗尔·欧茨)7/1
  Philip Roth (菲利浦·罗斯)7/1
  Don DeLillo (唐·德里罗)10/1
  Haruki Murakami (村上春树)10/1
  Les Murray (莱斯·穆瑞)10/1
  Yves Bonnefoy (伊夫·博纳富瓦)10/1
  Arnošt Lustig (阿努斯特·鲁思迪克)14/1
  Inger Christensen 14/1
  Jean Marie Gustav Le Clezio 14/1(Update:获奖者)
  A.B Yehousha 20/1
  Mario Vargas Llosa 20/1
  Michael Ondaatje 20/1
  Thomas Pynchon 20/1
  Thomas Transtromer 20/1
  Antoni Tabucchi 25/1
  Assia Djebar 25/1
  Cees Nooteboom 33/1
  Ko Un 33/1
  Margaret Atwood 33/1
  Alice Munro 40/1
  Bei Dao 40/1
  Carlos Fuentes 40/1
  Gitta Sereny 40/1
  Milan Kundera 40/1
  Peter Carey 40/1
  Chinua Achebe 50/1
  Cormac McCarhty 50/1
  Harry Mulisch 50/1
  Ian McEwan 50/1
  James Ngugi 50/1
  John Updike 50/1
  Mahasweta Devi 50/1
  Umberto Ecco 50/1
  A. S. Byatt 66/1
  David Malouf 66/1
  Ernesto Cardenal 66/1
  F. Sionil Jose 66/1
  Herta Müller 66/1
  Marge Piercy 66/1
  Maya Angelou 66/1
  Willy Kyrklund 66/1
  Adam Zagajewski 100/1
  Beryl Bainbridge 100/1
  E.L Doctorow 100/1
  Eeva Kilpi 100/1
  John Banville 100/1
  Jonathan Little 100/1
  Julian Barnes 100/1
  Mary Gordon 100/1
  Michael Tournier 100/1
  Patrick Modiano 100/1
  Paul Auster 100/1
  Rosalind Belben 100/1
  Salman Rushdie 100/1
  Vassilis Aleksakis 100/1
  William H Gass 100/1
  Bob Dylan 150/1

文章分类: 文坛张望 | 评论



现实主义文学和内布拉斯加的家庭主妇

最近读了一本英文书,是一个名叫Lance Olsen的美国人谈小说写作的书,名叫《Rebel Yell》。这本书最大特色是:不屑于现实主义,推崇另类文学。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该书的第一章,在这一章里作者只干了一件事:埋汰现实主义小说(“埋汰”这个东北词有时候还挺好用的,呵呵)。Olsen的大概意思是:要是你按照大多数指导书上讲的那样写小说,你写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呢?是现实主义(realism)小说,现实主义小说是什么呢?是一种类型小说(genre),那是一种平庸的类型,你写出来的东西和1830年的小说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作为举例,Olsen特别提到了《廊桥遗梦》这种类型的小说,并引用Samuel Delany的说法:“这种叙事作品不是写给那些有头脑,有智慧的读者——比如,住在纽约这种出版商和杂志社云集的大都市——的读者的,而是写给一些住在小地方——比如内布拉斯加——安逸度日的家庭主妇的。假如你的作品不能让这些家庭主妇感兴趣,那么你在主流出版市场不会有什么出色表现。”

Olsen接着说,为什么像内布拉斯加的家庭主妇这样的读者这么喜欢现实主义的小说呢?这是因为这种作品宣扬人类的行为和命运是像这类小说的结构(起承转合)一样完整、有意义的,我们的社会也是同样令人满意的。

我懒得在这里探讨现实主义的是非(也不认为现实主义的问题是太“土”),不过,我觉得在我们当下的阅读视野中,现实主义的东西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我常想:现实主义?大多数读者感兴趣的所谓“现实”其实不是自己周围的现实,而是别人的现实,是自己不能亲自体会到、却很想去感受一下的新鲜的“现实”。如此说来,读者的阅读动力其实是试图对当前现实的超越(超现实?呵呵),小说“现实主义”的姿态只不过是为了增强这次超现实旅行的迷惑性而披挂的伪装。很多情况下,我宁可不要这种伪装,反正我的阅读目的是超越我自己的现实,你给我的东西是不是“现实”的、是不是真实生活中可以找到的,我基本不在乎。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